本站
黄石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娱乐动态 | 体坛资讯 | 东楚星期五 | 都市周刊 | 城市周刊 | 文娱周刊 | 日报精品 | 黄石人在外地 | 东楚地理 | 希望之星 |
我要不要继续守侯这份爱?
来源:黄石日报  时间:2007-4-25 10:21:00  标签:   文字大小:【

我要不要继续守侯这份爱?

  主持人:冰源
   
  话题背景:我叫江颖(化名),今年24岁。我家家境还不错,所以大学毕业后就很顺利地进了一所中学工作至今。2004年,经同学介绍,我认识了小雪(化名),当时她还是一名大二的学生,可能是投缘吧,我们彼此都喜欢上了对方。考虑到她是学生,我们商定暂时不向家人公开我们的关系。2006年7月,小雪毕业了,我向她提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双方家人,这样我也可以通过关系帮她找份工作。但小雪不同意,她说要工作半年后再公开我们的关系,我顺从了。不久,小雪就去浙江了(她爸妈在浙江那边工作)。这段时间,我们每天都在电话、网上诉说着对对方的思念,我们说好,等她年底回来,就公开我们的关系。今年2月初,小雪回来了,而且我们说得也蛮好的。小年那天,我由于肠胃不适住院了,小雪知道后,就来医院看我,并在医院里无微不至地照顾了我5天,同病房的病友都羡慕我找了个好女朋友。考虑到家里人都希望我早点成家,我们商量好了,过年后小雪就不出去了,先在黄石找份工作,下半年我们就结婚。
  我出院后,小雪也回家了。谁知她这一走就没消息了,直到大年初六我才联系上她,她告诉我她要跟她爸妈一起出去,而且已经买好了车票。我一听,差一点没哭出来。相爱了三年,却没想到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因为我们曾约定,如果任何一方出去了我们的关系也就就终止了。年初九,小雪让我去见她家人。到她家后,我跟她家人说了我的想法,她的家人也都希望她不要出去。可是她后来还是走了。我本来想就此放弃这份爱情,可是一想到往日的种种美好,我就又舍不得了。我相信我们还是爱着对方的。
  后来我就试着跟小雪联系,让她尽快回来。小雪也答应我,玩几天就回来,但是只能在下半年结婚,而且先不要孩子。我一听她这样说,足足幸福了一个星期。过了几个星期,小雪回来了。但她告诉我说她没想好,不知道自己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所以,现在不想结婚了。尽管痛苦,但接下来的几天,我还是怀着一份希望跟她谈了好多,在上个星期,她终于答应星期二来我家,可是到了星期一晚上,她又告诉我没想好,不来了。于是,我就跟她说,你到底想不想跟我结婚,想不想跟我生活,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就算了,免得大家都痛苦。就这样我们分开了。
  分开后,我特别想小雪,一想心就痛。我是真的好想跟她一起生活,照顾她一辈子。可是,这段感情如此反复无常,我感到害怕。我还要不要继续守侯这份爱呢?


  彭帮明(男,大冶市兴成矿业公司财务部):
  我认为有缘无份的爱没必要再守候。
  本来可以公开恋爱关系在本地找份工作,可小雪执意要走。也曾约定如果任何一方出去,他们的关系将终止,可是小雪还是出去了。小雪一次次出尔反尔的欺骗,带给江颖的是无穷的伤痛。现在他们已经分手了,好马不吃回头草,当爱已成往事,只能说缘已尽、情难留、难再叙!
  云裳(女,黄石公路管理局):
  我认为江颖应该继续守候这份爱。
  自始至终江颖都没有问也没有说小雪为什么会这样反复无常,也许是小雪觉得现在工作没有稳定,建立家庭负担太重;也许是小雪觉得江颖给她的安全感不够,不想改变现在的生活,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从江颖住院,小雪无微不至地照顾了五天看来,小雪还是爱江颖的,她这样反复无常表明她内心很矛盾,我觉得江颖现在不能放弃,应该给小雪信心,让她觉得结婚是件幸福的事,两人一起可以开拓更广阔的天空。
  程时立(男,阳新县枫林镇人民政府):
  我认为江颖不必继续守侯这份爱。因为对于一个初涉爱河的人来说,其恋人在自己的心目中一切都是美好的。江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小雪一次次地失信于己得不到爱的承诺时,他还是那样痴心不改,希望爱情的降临。但是一厢情愿是很难碰擦出爱情火花的。不可否认,小雪喜欢江颖,所以才有了医院里无微不至的照顾。但面对婚姻,小雪选择了逃避,这说明她对江颖的爱是有所保留的。如此,江颖还不如尽快游离这片爱的海洋,去寻找一片属于自己的爱的绿洲。
  马伟(男,黄石鑫泰矿业公司选矿车间):
  我建议江颖耐心守侯这份真爱。
  江颖的情感经历我以前也经历过,但我坚持下来了,最终赢得了爱人的芳心。作为过来人,我奉劝江颖,既然爱上了,就不要轻易地放弃。毕竟你还深爱着小雪,小雪也深爱着你。只不过在结婚的问题上,你有点操之过急。小雪是一名大学生,她有自己的理想和精神需求,初出茅庐,希望自己能在事业上干出一番成绩,来证明自身存在的价值。所以在结婚的问题上,小雪总在犹豫、徘徊,她可能不希望过早地套上婚姻的“锁镣”,制约自己的发展。我认为这样的女孩应该好好地珍惜,站在她的角度考虑考虑,给她一点时间,静静守候这份真爱,你终会赢得“美人归”。
  祁文利(女,大冶铜山口学校):
  江颖是否继续守候这份爱,主要看小雪心里是否也装着这份爱。
  江颖和小雪相爱三年,有一定的感情基础,按理说应该水到渠成,结为幸福的伉俪。可事实刚好相反,江颖正在痛苦中煎熬,因为他深爱的小雪在结婚问题上出尔反尔甚至采取回避的态度,让江颖感到爱的渺茫和无奈。江颖是否继续这份爱,他们的爱情是否能和生活一起走下去,还要看小雪的心里是否也装着这份爱。如果工作后的小雪心中有爱,一如既往地爱着江颖,只是因为年龄、工作等原因暂时不能和他结婚,我认为江颖应该理解她,耐心地守侯在她的身旁,爱就会在不远处等着江颖;如果江颖和小雪的爱情在中途走失,小雪的心里装着别人或爱上了他人,江颖苦苦地守侯,只能徒增烦恼和痛苦,那还不如快刀斩乱麻,放弃这份感情,开始新的生活,也将会收获另一种人生。
  张远利(男,大冶市人武部):
  江颖真心爱着小雪,渴望一份稳定的感情生活,可小雪随心所欲,想变就变。小雪没有“定数”,这注定江颖和她的爱情充满变数。
  照理说,两个投缘的人,相爱了三年,在今天这个爱情可以速成的年代,江颖和小雪的这份“长跑爱情”应该是稳固的。爱情成熟了,两个相爱的人牵手走向婚姻的红地毯,这是人之常情世之常理,也是爱情的美好结局。可小雪丝毫不顾及江颖的感受,也不替江颖着想,多次率性而为,再三爽约,让江颖欲罢不能,欲弃不忍,在幸福与痛苦的爱河之波沉浮煎熬。
  言必行,行必果。这既是做人的准则要求,也是对爱情的尊重。婚姻是人生大事,不是玩过家家的游戏,应该慎重对待。放弃这段反复无常的感情,免得婚后痛苦,窃以为江颖的决定是理智的。
  汪剑君(男,大冶市茗山乡双龙花炮厂):
  这样的恋情无须守候和怀念。
  初恋的情感,应该是水与乳的交融,分不清你和我的,有的是共同的呼吸、携手的缠绵。
  而江颖和小雪的爱情,就像水中的浮萍。虽说有着情感相依,但缺乏稳定性,在水流的作用下随波逐浪。小雪的出尔反尔,注定了爱情的曲折、婚姻的多舛,趁早分手还伤害不到两颗心。
   
  齐晓芳(女,湖北师院后勤集团)
  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如果真的没把握,又何必太强求。
  世上没有绝对永恒的东西,沧海桑田尚且轮回,何况只培植了三年的感情?更何况,世间惟有感情这东西,是最难以捉摸,发乎于心,止乎于心的。曾经的浓烈,只能代表过去三年里二人曾经的爱。如今,小雪的身份已经改变,不再是纯情的大学生了。从她对江颖的推托、她的态度的反复来看,她对江颖的感情的确已发生了变化。生活是现实的,我们无权责怪小雪。爱一个人也没有错,江颖的执着令人感动。可是爱是相互的,单凭一腔热血并不一定就能打动、吸引另一颗心。
  所以,江颖还是审慎地考虑一下,如果小雪已然不能回头,也就不要太强求。就这样算了吧。失恋的痛苦是一时的;若婚后不能幸福,那种痛苦却是一生的。
   
  苏涛(男,黄石杭州西路创业中心鑫诚公司):
  爱她,当然要等着她,守护着她,这是真爱的一种表现。
  首先,爱情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也只有建立在这样爱情之上的婚姻,才能成为幸福的婚姻。江颖和小雪都很年轻,在情感的道路上,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彼此一起去面对。江颖应该多给小雪一些时间,去完成由恋爱到结婚这一过程的转变,毕竟恋爱和婚姻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所以,江颖和小雪需要的只是时间和沟通。通过时间的磨合,当两人的感情到了要开花结果的时候,婚姻也就水到渠成了。
   
  周桂芳(女,大冶陈贵镇):
  我认为,江颖如果真爱小雪,就应该耐心地守候这份爱,给小雪时间冷静地考虑清楚。
  从小雪细心地照顾生病的江颖五天并带江颖去见自己的父母来看,小雪是爱江颖的,但是又不想轻意地把自己嫁掉,内心更舍不得远在他乡的父母。小雪的这种反复无常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一对恋人从相恋到结婚,应是一个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过程,而不是一方逼着另一方结婚。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如果江颖真的爱小雪,就应给小雪时间,让她冷静地想清楚。   

  主持人:一直很喜欢一首歌《希望》:“……天黑路茫茫,心中的彷徨,没犹豫的方向,希望的翅膀一天终张开,飞翔天上。分开的感伤,想飞的彷徨,有天跑出想象,心中一个梦,像雨后彩虹挂在天空。”它唱出了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不管天多黑路多茫茫,但有了梦想,头顶的天空就亮堂;有了希望,前进的脚步不彷徨。希望,让日子充满期待,让人充满力量。
  如果说爱情是鲜花,那么婚姻就是春天。没有鲜花,春天就会黯然失色;仅有鲜花,春天也不会灿烂。它还需要“微风细雨”、“燕子斜飞”、“翠柳如烟”……唯如此,春天才是生动而完整的。人一旦选择了春天,就不仅仅是选择了鲜花,还选择了“微风细雨”、“燕子斜飞”、“翠柳如烟”,更包括春寒料峭。所以,做出这一选择是不容易的,它需要成熟的心智和勇气。
  小雪今年22岁,从生理上来说不小了。但她绝大部分的经历都在校园。虽然校园也是一个小社会,但相比较于现实社会它要单纯平静得多。身在其中的人也就稍显单纯和稚嫩。面对单纯的爱情,小雪投入而且从容,精心照顾江颖并且带其回家见父母;而对复杂的婚姻,一句“没想好,不知道自己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道出了小雪的彷徨和无所适从。
  由爱情走向婚姻,是水到渠成的事。但“水”到“渠”也要一个过程,就如春天的蓓蕾,要经过一夏的成长,才能在丰硕的秋天收获成熟的果实一样。如此,江颖更应该给小雪足够的空间和时间,让她走向成熟。既然,希望就在前方,那么,前进的脚步也就没有理由停下,江颖,你说是吧。
   
下期话题:
我要不要夺回房子的所有权?

    话题背景:我叫雨飞(化名),今年38岁,是一名小学教师。我和丈夫海洋(化名)之间的平静与幸福从女儿诞生的那一刻起就被打破了。海洋家四代单传,所以他和他家人非常希望我生个儿子,可是事与愿违。不仅如此,女儿还患有先天性贫血,医生说这是一种非常麻烦的病症,病人需要长期悉心的照料。或许是因为刚当上爸爸,尽管海洋不是太高兴,但开始他还能和我一起照顾女儿。但时间一长,又加上婆婆时不时的冷言冷语,海洋的脸明显地阴沉下来,对我和女儿越来越冷淡。每天,我在单位忙了一天后,还要回家忙到半夜。我虽有不满,但为了女儿,我认了。在女儿十岁那年,海洋玩起了“婚外恋”,我是个眼里容不沙子的人,没有半点犹豫,就提出了离婚。海洋也是巴不得,甚至说他可以“净身”出户,唯一的条件是女儿要跟我。否则,我就得放弃房子和一半的存款。我一口回绝,不是我不爱女儿,而是我不想让海洋太“轻松”,他是女儿的父亲,就得承担起照顾女儿的责任。可是,我的决定遭到了家人及朋友的反对,他们说当年买房子时我也出了一半的钱,现在是海洋犯错,那么离开房子的人应该是海洋,而不是我。至于女儿,当然应该跟着海洋,也让他尝尝“照料”人的滋味。万一将来海洋再婚,女儿遭后母非难,她还可以有个落脚的地方。我觉得他们说得也有道理,说真的,我也不甘心,让他带着其他的女人在我的房子里招摇。但是,要以女儿为条件来夺回房子,我怕对女儿造成伤害。但是,如果我就此放弃,那是对自己的伤害。那么,我到底要不要夺回房子呢?
   
    来信请寄:黄石日报副刊“两性对话”收
    E——mail:hsrbfk303@sina.com(请务必注明“两性对话”字样)
    或请登录:http//www.hsdcw.com

手机看新闻】 【进入论坛】 【打印】【关闭】【发表评论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社
电 话:0714-6516673 E_MAIL:dcwhsxww@sohu.com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www.hsdcw.com:www.hsxww.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禁止使用
鄂ICP备06005850号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