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
黄石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娱乐动态 | 体坛资讯 | 东楚星期五 | 都市周刊 | 城市周刊 | 文娱周刊 | 日报精品 | 黄石人在外地 | 东楚地理 | 希望之星 |
奶奶的故事
来源:东楚晚报  时间:2007-3-30 15:49:00  标签: 奶奶  文字大小:【

  我奶奶三岁被我五公抱来做望郎媳。在她七岁时,五公去世了,五太婆被卖了,于是由我四公做主与我爷爷结了婚,那年她才十四岁。我爷爷并不满意这门婚事,因此,他跑了,很少回家。不久,有人偷偷告诉我奶奶你男人参加了共产党。一天晚上,我爷爷被抓走了。在我父亲六岁、我母亲(奶奶抱的童养媳)三岁那年,我爷爷死了,我奶奶一手牵着我父亲,一手抱着我母亲去跳水,都被村里人拉了上来。
  这年,我父亲八岁,我奶奶一连几日几夜没合眼,给一位教书先生赶制了一家人过年的新衣服,坚决不收工钱,只求老先生来年能让我父亲进个学堂门,老先生居然答应了。解放后,我奶奶为了体现男女平等,把我已满十三岁的母亲也送去念书,并一直读到师范毕业。
  生产队出工的时候,我奶奶每天都要带上一大壶茶,夏天是凉的,冬天是热的,以至把社员们都喝上了“瘾”,因此,队里经常在我家开群众会。那时候煤油是凭票供应的,为了确保会议用油,奶奶平日就必须极省着用,直到堂屋里安了盏15瓦的电灯泡后,我奶奶才少了摸黑。
  我奶奶总爱干净,队长老是派我家的干部饭。为此,一碗豆腐,一碗细鱼,隔日便放在红苕锅里回个火;四五个鸡蛋及上十根麻花藏在米坛内,奶奶经常数一数。家里偶尔有点荤腥,我奶奶就会装在一个带盖的竹筒内,一双小脚,一路小跑,给住在东方山脚下的我五太婆送去。
  我小时候最怕奶奶。一次,给公家看菜地的驼背公上门告状,说我偷吃了番茄,奶奶拿根竹条子躲在门背后,瞄着我放学,一进门辟头就打,我越是不招供,她越是打得凶,直至有人证实是驼背公看走了眼为止。于是,奶奶亲自去我家菜园地里,摘了两条黄瓜给我吃,又流着泪用熟鸡蛋把我身上的伤慢慢地滚好了。
  我长大参加了工作。那年,县公安局招民警,厂领导推荐了我。我回家征求奶奶的意见,她老是不表态,只对我说:公门好修行。做了警察后,回家看奶奶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她每月必要抽空上街来看我,而每次必要问我打了人没有?我说没有,她不信,还要察言观色审查一番,直到她认为我确实没打人后,才转个笑脸。
  一天早上,我父亲打两次电话催我回去,说我奶奶不行了。因工作紧一时走不开,当我中午赶回家时,奶奶已去世了,可眼睛没有闭。我跪在床前痛哭,村上的老人说我奶奶是想我才死不瞑目,过一会她老人家真的闭上了眼睛。那年我奶奶九十三岁。
  奶奶去了,也没有留下什么遗产,可她二十多年前对我说的“公门好修行”那句话,我一直看得比金子还贵,一直默念在心,激励着我在人生道路上不断修正自我,坚强前行。

大冶 舒声

手机看新闻】 【进入论坛】 【打印】【关闭】【发表评论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社
电 话:0714-6516673 E_MAIL:dcwhsxww@sohu.com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www.hsdcw.com:www.hsxww.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禁止使用
鄂ICP备06005850号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