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
黄石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娱乐动态 | 体坛资讯 | 东楚星期五 | 都市周刊 | 城市周刊 | 文娱周刊 | 日报精品 | 黄石人在外地 | 东楚地理 | 希望之星 |
白发外婆
来源:东楚晚报  时间:2007-4-6 11:24:00  标签: 外婆  文字大小:【

  突然梦见了外婆。梦里的外婆白发飘飘,抿着小嘴,枯瘦的手指上捏着几张皱巴巴的票子,一个劲地往我怀里塞。我左躲右闪,坚持不接,外婆的眼里滚出泪来,她喘着气对我说:“大呀,你就收下外婆的心意吧,这是外婆送给你的结婚礼物!”
  记忆中的外婆从来就是一脑雪白的头发,这些头发白得耀眼,白得纯洁,也白得令人伤感。年幼时,看到外婆背着晒干的大袋红薯片出现在家门口时,总喜欢迎上前去,喜鹊样地跟在后面叽叽喳喳乱叫,待外婆蹲下身子抱起我,才会顺手摸着她的白发问:“外婆,你的头发怎么全是白的呀?”外婆亲亲我的脸蛋,咬咬我的耳朵,笑着告诉我:“想大想白的呗。”
  外婆一直叫我大,这不仅仅因为我是家中5姊妹中的老大,还因为外婆希望我像个真正的老大一样担当起照顾好弟妹们的责任。这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外婆一辈子生育了三男三女6个子女,但活下来的只有母亲一个人。
  那时,父亲长年在黄石工作,母亲带着5个梯子似的儿女在湘潭乡下老家。远在宁乡的外婆知道母亲不易,总会隔不了多长时间便来我家一趟,来的时候,不是背着刚挖的新鲜红薯,就是晒干的红薯丝红薯片。那些年,当周围许多邻居的孩子饿得眼冒金星、口水直流的时候,我们家因为有了外婆送来的红薯和父亲节省下来的粮票而没有饥饿的感觉。
  15岁那年,我在母亲的引领下第一次去了外婆家。我和母亲凌晨四点钟从家里出发,走10多里石板路到乡公路上,乘汽车去湘潭县城,再买票坐两个多小时的汽车到南谷,然后过沙汤河步行。我不知道要用多少里路来计算那条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我只知道那是一种“望山跑死马”的感觉。路的一边是格子似的农田,一边是流水潺潺的小溪,而农田和小溪的边上则是重重叠叠绵延不绝的大小山峦。母亲指着前面一个若隐若现的山头对我说:“我们要走到那座山下才算过了一条垅,这样的垅有三条,过了第三条,才能看见你外婆的家。”路一点点延伸,高低起伏地隐藏在墨绿之中,我们走过一座山头,又走过一座山头,直到夜色清凉地吸透了我身上的汗水,才听到外婆的声音一路呼喊着从远处奔来。那一刻,我情不自禁,迎着外婆的喊声边跑边哭。以后很多次,我的脑海里总是出现瘦小的外婆驮着红薯在这条路上艰难前行的样子。
  外婆去世的时候我已参加了工作。听母亲说,外婆走之前一直忘不了我煮给她的银耳汤。那是我从湖北带回去的单位福利。母亲守在外婆的病床前,托邻里到商店里去买,但是,从村里的代销店到乡里的百贷店,都没有买到外婆想吃的银耳。后来,县城的亲戚听说后,立即买了托人辗转送到外婆家,母亲炖了一勺勺喂进外婆的口里。外婆吃完后伸出手来,指着枕头,细若游丝的声音断断续续,“给……大,送她……结婚……的……礼物。”然后,头一歪,去了。
  枕头下是外婆积攒了一辈子的生活费,皱巴巴的,都是10元一张,数数,共30张。

铁山 杨姣娥

手机看新闻】 【进入论坛】 【打印】【关闭】【发表评论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社
电 话:0714-6516673 E_MAIL:dcwhsxww@sohu.com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www.hsdcw.com:www.hsxww.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禁止使用
鄂ICP备06005850号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