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演示 |  关于我们 |  特约记者 |  网站律师 | 投诉 | 百宝箱
首页  |  黄石  |  湖北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文娱  |  网上读报    |  专题   |   访谈   |  报料  |  分类   |  旅游  |  教育  |  房产  |  汽车  |  健康  |  购物  |  美食  |  社区   |  博客
·黄石经济在困境中前行
·市委书记为特钢延伸加工园招商
·大冶交警雨雷天气防事故
·日报新闻热线:0714-6521999
·晚报新闻热线:0714-6537777
·碰撞   ·代表们掌声通过大会有关决议   ·渤海黄海出现近30年最严重海冰冰情   ·海地发生7.0级地震   ·江苏盐城800出租车罢运   ·海地总统府在地震中坍塌   ·武汉百岁老人每月可领津贴   ·武汉蓝湾俊园小区3年失窃80次 居民家白天被搬空    ·沪蓉西高速今日有望全线通车   ·城区2009“12.31”系列伤害案细节披露    ·过冬必缺电:亿度缺口拷问华中电网   ·武汉2009年取得四大成就 再次跻身全国一线城市   ·进大学后“神童”褪色 成绩排名年级倒数   ·常人对“超常”儿童更难把握   ·伊朗核物理学教授被暗杀   ·劳动保障两件实事全部兑现   ·六措并举助推创业成效显著   ·张麟当选湖北经济十大风云人物   ·温州商人3.7亿元购入皮尔卡丹   ·市民载歌载舞庆两会   ·中窑湾画面  
[当前位置]:东楚网_黄石新闻网 --> 论坛推荐->精华推荐   东楚网
我要搜:   
他们与我擦肩之二

来源:东楚网    时间:2010-1-13 10:33:00        文字大小:【      】

  火车轰隆隆的在铁轨上行驶,一声汽笛,站台,窗外向后飞逝的景色。这些场景,和旅途有关的场景,时会出现在我梦中。我行色匆匆,提拉着旅行箱子,奔走。

  如果是古时江湖,该是一匹白马伴我,蹄下尘土飞扬。我策马奔腾,在草原的一望辽阔处,或是戈壁的青烟袅升时,他(她)也骑着马,与我相遇。我们的目光才刚刚对望,甚至微笑都还凝固在脸上,就立即擦肩而过了,若是回首,是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定格至消失。

  是的,我要说的是我在旅途火车上遇到的他们。

  1997年,19岁的夏天,我一个人背着行旅背包从广州回家。背包的内袋用针线缝实了,里面是一个信封,装着6000元钱,我打工几年的全部所得。这样写来,真显得和开头那个场景跨度太大,哪个武林高手会这么小心的藏银子呢,只有江湖小瘪三才这样。还有那时的我是那样青涩矫情,硬是在衣物礼物之外的行李中塞下一本名家散文选和一个单放机。

  下午的火车,我进到车厢的时候几乎没人,寻到座位后,才发现对面已坐着一男生。很清秀的样子,白色的T恤。他看我很艰难的举起行李,主动站起来,脱了白球鞋踩在座位上,帮我把背包递上行李架。原来他是在佛山打工,也是趁夏天人少的时候回家,这样春节就不回去了。也是一个人的旅途。家乡是黄冈。

  真的是个很干净和清秀的男生。我甚至现在还能想得到他的样子。个子不很高,有点娃娃脸,象少年时的张智霖,洁白的T恤,蓝色牛仔裤子。

  他也从包里拿出单放机,听着音乐。我就在他对面看着书。还把笔拿出来在书上写着什么,现在看来,那个状态真是很作吧,可是19岁啊。他和我交换着听单放机里的磁带,还交换看他的杂志和我的书。

  天明,车到武昌下车,他将我的大背包拿下来,然后就背在他的背上。我提着他的小包。两个人,结伴走出车站。我要去汉口我妹妹那,他执意要送我先上车。走出广场去路边帮我查看站牌的车次,等到公车来了,才将背包给我。我感激的对他说谢谢。挥手。

  和妹妹说起路上的遇到。她惊呼:你背包里那么多钱,要是遇到坏人,可怎么得了。可是我当时,真没一点想到他是坏人。怎么可能呢,那么热心和青纯的男孩子。

  我应该早一些记叙这件事的。在年轻一些单纯一些的时候,那时的笔触也许可以精致唯美些,几米漫画样的可爱写意。而不是等到现在,人事沧桑,才想起记录。这个时候,也就是那平淡到白开水的句子,记下火车上,男生女生的邂逅,他给她的帮助。

  如果说19岁的这次火车相遇,我的心情宁静和单纯,那2007年夏秋之间的那场旅途,却是无奈和忧伤陪伴。

  我带着十个月大的小女儿,从深圳到武昌。她坐在下层卧铺上很乖的玩耍,我把脚挡住铺沿,眼睛却望着窗外,止不住的忧伤一次又一次卷土重来。我对生活充满了无力感,一种无奈的宿命感强烈的抓住我,让我无法畅快呼吸。

  她把一个桔子递给我的女儿,说这孩子真可爱。我抬起头对她微笑致谢。一个四十多岁清瘦的女子,不施粉黛,短发,咖啡色T恤,很年轻样式的牛仔裤,平跟羊皮鞋子,白色水晶吊坠。她和另一个也是四十多年的女子在聊天。那个女子刚好一身相反的打扮,偏胖,浓妆,黑色的眼影很深重,很女人味的服饰,脖子手指手腕上都是明晃晃的绿的黄的首饰,那浓绿的翡翠镯子尤其显眼。

  她们在聊她们的孩子和家庭。微胖带翡翠的女子在深圳做生意,女儿和丈夫在武汉。清瘦的水晶女子在北京的公司,常年全国各地的出长差,将婚的儿子和丈夫在武汉。两个以工作为重的女子。她们家庭生活的缺失如何填补呢?我忍不住问她们:“那你们和家人的感情维持得好吗?”翡翠女子对我笑着说:“在一起的时间少,那肯定是比较淡啦。”她的笑,让我觉得我的问话显得很幼稚。水晶女子说:“总是有得有失的,我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工作,在家相夫教子,就得失去一些东西。”

  她们又聊起各自的家财,在武汉的几处房子。还有女儿的漂亮和儿子的出息。

  我的心情却在倾听她们的谈话中慢慢平静下来。翡翠去睡了,水晶问我:“送你上车的是你老公吧?他在深圳你回老家吗?”我心里对她比对翡翠多一些好感。就老老实实的回答:“是的,他一个人在深圳做生意,我带孩子回家。我觉得有些担心。”她望着我,眼神里有一种善意和理解,好象她能完全明白我的感受。但是她安慰我道:“不会的,我看到你老公了,他不会是那样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为自己的疑虑。好象瞬间被这个阅历丰富的女子所宽慰。

  早上下车,水晶看到我抱着孩子,她帮我提着包的另边提手,两人并排着一起走出正在翻新修建的武昌车站,路中我说到我老公是我的同学,她更是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跟我说:“那你放心,他不会的。”出到站口,她拦了一辆的士,送我到宏基车站。我问她贵姓,她说:“我姓瞿,瞿秋白的瞿,你叫我瞿姐吧。”我下了车,看着瞿姐的的士掉头往相反的方向驶去。

  就是这两个人,我在火车上遇到的两个人,一个年轻的男孩子,一个年长的瞿姐。他们和我的相遇就是人海茫茫中的一个擦肩而过。但是他们,却美好的停驻在我记忆中。可能是生活里和我们相关的人有太多恩怨了,反而,和他们之间浅浅的一场相识,只有美好,只有感谢。

  写到这里,我想再描述个场景和前头的白马飞腾相呼应,可是,我越来越觉得了作为一个江湖小瘪三的无奈和凄凉。象马春花初见福康安,如果就只有那初见的惊鸿一瞥,没有后来。马春花的人生将是平静和安宁,和回忆的甜蜜。忽然想到马春花,很不可思议。

  那就不扯了,结束吧。

时间的灰

进入论坛】 【打印】【关闭】【发表评论
页面已删除!
  天天信息 ]   转让 | 培训 | 车讯 | 房产 |
  热辣图库 ]   | 网友地盘 | 佳作欣赏 | 搞笑趣图 |
                         体育世界 | 人间万像 | 时尚娱乐 | 摄影作品

黄石市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不良信息专项行动
东楚网举报电话:0714-6516673
邮箱:hsdcw.com@163.com
市委外宣办举报电话:0714-6368921
邮箱:hsswwxb@163.com
Copyright ◎ 2006-2009 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E-mail:hsdcw.com@163.com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www.hsdcw.com:www.hsxww.com)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禁止使用
鄂ICP备06005850号 鄂新网备1101号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关于我们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在线投稿 - 特约记者 - 投诉建议 - 办公平台 -中文网站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