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德林:人生只为一种境界

2015-1-26 16:46:00  来源:   我有话说

翁德林:人生只为一种境界

       2014年5月9日,电视剧《我叫汪格格》在黄石开机,这部由王姬、孙海英等著名演员出演的连续剧在黄石引发了“全城热议”,文艺界和普通市民都为这部充满黄石元素的电视剧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大家在热议着华新水泥、大冶钢厂、延安路等这些黄石味儿十足的场景都将如何搬上银屏,而谈到最多的还是这部戏的编剧——黄石才子翁德林。

翁德林:人生只为一种境界


  初见翁德林老师,就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文人墨客的独有磁场。不过,他举手投足间没有丝毫的偏执酸腐,而是洋溢着睿智和亲切的气息。由于多年一直在北京生活和写作,此次又是随剧组一起来黄石拍摄,回到家乡的翁德林日程十分紧张。我们一路跟随翁德林来到片场,等他与导演、演员商讨了一些拍摄问题,忙完后回到下榻的酒店,才开始了这次深刻的交谈。
  翁德林笔下的世界天马行空,他的人生也可谓信马由缰。少年时代,学了一些绘画基础知识的他便自信满满,敢走上街给路人画像;时值壮年,翁德林又出乎亲朋的预料,放弃了局机关办公室主任的位置,毅然走进创业中的《东楚晚报》社做一名普通编辑;年逾不惑,45岁的“老男人”离家北上,逆天成功进入央视,重新“讲述”人生;现在,他专心写作,实现了自己最大的梦想。
  问起翁德林数次人生重大抉择的勇气和动力时,他语气坚定地告诉我们:“我希望自己的人生能有所随求,在追求中达到一种境界。”

翁德林:人生只为一种境界

  幼见梦想升起  一生执着不弃

  “要说写作,真的算是我从小开始的爱好。小时候,在胡家湾小学,我相比其他小孩更喜欢观察,自然、人物、生活,把这些信息收进自己的脑袋并开始思考,最后从我笔下被写出来。所以,我当时写的作文比同龄孩子更有深度和细节,经常被老师拿来做范文。”翁德林告诉我们。
  或许是老天为了给翁德林更多的历练。在六年级时,14岁的翁德林在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被下放到了大冶陈贵。当时,乡里叔伯们都教导孩子“为人不学艺,挑断粪桶系”,意思是一个人不从小学一门手艺,长大就是个废物。于是,翁德林也在长辈们的这种思想支配下,被送去学打铁技艺。谈到学打铁的经历时,翁德林笑着说:“说实在话,打铁我还真的学不进去,整天心不在焉,有次还差点伤到师傅。我那时正值读书的年纪,满脑子装的都是什么时候才能重返课堂。”
  重返学校读初中时,翁德林每天早上都要去山上砍一担柴火搬回家,之后才能去上课。他对我们说:“当时一点也不觉得累,因为能去上学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然而,翁德林仿佛命中注定无法在学堂里追求自己的梦想。由于父亲在三反五反中被划为右派,他这样家庭的孩子是没资格读高中的。即使无书可读,翁德林还是坚持在家学习,很多身边的高中学生也经常找翁德林帮忙写作文,拿去交给老师后基本都能当做范文朗读。
  回想到那段时间,翁德林对我们说:“或许我对写作真的有些灵性,而且我对文学梦想的热爱越来越执着。即使我不能上高中,这也不妨碍我学习的步伐,我翻字典、进图书馆、做读书笔记,想尽一切办法提高自己写作水平。而且我家成分不好,无法在刊物发表文章,我就以我朋友名义在各大报纸上投稿发表作品。成为一名作家是我的梦想,想尽一切办法,我也要向这个目标靠近。梦想是路,困难是障,路与障都不会凭空消失,走不走得下去全看你自己。”

翁德林:人生只为一种境界

  看淡浮华人生 终为梦想洗牌

  翁德林开始工作后,平易近人的个性和一手好文笔让他深受同事和领导喜爱。1992年,翁德林离开百货公司,进入黄石市旅游局工作。到1999年,他已经是该局党办主任。这年秋天,局里出台人事改革方案,翁德林第一个了申请休养。很多人都在纳闷,这么一个铁饭碗他怎么就能如此决然放弃。“我在局里确实渐入佳境,我做了很长时间行政工作,这里也需要写作,但是写公文和我的梦想截然不同,面对大量机械化的公文,我的创作思维会僵化,写作手法会死亡,我想拥有一块可以让思维自由飞翔的天地。”翁德林走进了黄石日报社的大门,在《东楚晚报》做了一名副刊编辑。
  “相比写作公文,副刊稿件文字更加接近我所追求的文学。但渐渐地我发现,报纸文字苛刻的实效性、严谨的语言、不加修饰的真实始终不能让我彻底释放自己的文学能量。直到2001年,我听说中央电视台开始筹建第十频道,面向全国招聘优秀人才,这次机会或许能成就我的梦想。”当时,央视招人有两个门槛:本科以上学历,35岁以下。翁德林大专学历,45岁,两项硬件都不符。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翁德林应聘文字岗位,结果非凡的才气让他被破格录用。4月30日,不惑之年的翁德林背起行囊,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当了一名45岁的“高龄北漂”,而这仅仅是他经营自己文学梦想的前奏。
  翁德林进入央视十频道后,任《讲诉》栏目的编剧,来自全中国的几千个真实故事从他手中经过,为他开阔了视野、积淀了素材。翁德林也被人们喻为“中国最大的真实故事选题库”,这项荣誉可是要付出极大的艰辛才能成就的。“我当时在CCTV10《讲述》栏目负责文字推广,选题组每天要征集大量民间的真实故事,所以一年下来有三百多期节目,这三百多个故事都要我经手将其改成文字稿件,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巨大,但这段经历对我之后当编剧意义非凡,让我在编剧道路上少走很多弯路,让我创作的故事情节也更加真实、更接地气。”
  不仅如此,在《讲述》栏目组期间,翁德林参加了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审片。审片是为了提高节目的可看度,找出节目弱势和乏味的地方,然后修改得更加吸引人。这项工作让翁德林对电视剧本的精彩度把握非常敏感,一部剧该有那些爆点、泪点、笑点,这些关键词的经络穴位何在,他的脑海里都有一副立体清晰的脉络。这段经历让翁德林拥有了其他人不可复制的,创作优秀剧本的捷径。

翁德林:人生只为一种境界

  家乡的点滴灵感 汇就《我叫汪格格》

  对于文思泉涌的编剧大师们,我们经常会问到他们的灵感从何而来,翁老师的回答并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神奇或疯狂的状态。“编剧每写一个剧本,如果都要靠等待灵感到来,那很可能会没饭吃了,哈哈。我的灵感来源于平常的每一次思索,积累非常重要,把每天的小灵感都搜集起来,在大脑里进行构思,到要用的时候就可以随时提取、组合。然后再根据制片方的各种要求做到心中有底,从而去完善自己所欠缺的部分。一般一个剧从编剧到拍摄完大约需要三年,而我正是因为有一个平日里的构思库,所以基本半年就能敲定完成。”
  《我叫汪格格》剧中的主人翁其实是翁德林虚构的一个人物,生活中并没有特指的原型,但他构思这部剧许多情节和灵感都来自家乡黄石,所以,戏中的每个人物、每个片段似乎都在黄石人身边有迹可循。“在黄石成长的经历让我在创作的时候会无意流露出一些家乡的情怀和元素。比如,主角汪格格这个人物饱满的性格,其实就是黄石女性那股子干练泼辣劲儿给我的灵感。另外人文气息、社会风貌都是基于黄石创作的,甚至一些地名我都没有刻意去改,比如郁香巷、东方山、海关山等。”
  翁德林介绍,《我叫汪格格》最初决定在广东揭阳拍摄,当时剧组的导演和美术等工作人员考察后始终找不到应有的感觉。于是,翁德林建议他们来黄石看看,全组人员来黄只看了两次就敲定了拍摄地。精致小城、钢筋铁骨、山水相依,都让导演习辛及剧组上下印象深刻,大家一拍即合——全程黄石取景。
  《我叫汪格格》可以说是一部充满励志、奋斗与正能量的轻喜剧,剧中人物的落差变化将翁德林的编剧功力体现淋漓尽致。“这是一部命运跨度非常大的戏,女主角汪格格从一个下岗女工一跃成为副市长夫人。第一眼看上去,很多人大概就是两种想法,一是不可能、二是荒诞的婚姻中彩而已。而我的工作,就是用足够的逻辑力量来驾驭,来让这个看似离谱的故事,变的非常合情合理。”
  “女主人翁汪格格是那种本性善良,但又不服输,有一种硬朗的气质、一股‘苕’劲的女人。正是这股‘苕’劲,让她的善良一如既往,让她拥有不怕吃苦的坚毅品质。而男主角高低是一名才华横溢的知识分子,科研所的博士,但是他命运多舛:女儿有重病需要大量治疗费用,而妻子无法忍受巨大生活压力抛弃了他们。高低这一生有两件最重要的事,首先必须一直借钱为女儿看病,为了她能和正常孩子一样成长。另外就是他要完成自己的一套关于国家城市管理的书。为女儿治病期间,把好友汪格格的几乎所有钱都借光了,后来家底已被借空的汪格格遭遇下岗危机,以至于连小生意都没钱投资、甚至没钱买下房改房,这时期她受尽苦难。然而就算如此,汪格格也从未向高低追债,只为他的小女儿不停药。后来,女孩的病治好了,而且男主角的书也顺利出版,在国际上都引起了轰动,命运巨变最终成为了副市长。这时,他回头向这么多年帮助他、支持他的汪格格勇敢求爱,最终两人走到了一起。所以,看到这里是不是感觉到,她不成为副市长夫人才叫荒诞呢?”
  虽然这些人物没有生活中对号入座的原型,但也都是生活中的百态人情汇集而成,剧情巨大的转折竟然被翁德林“烹饪”得那么合情合理。就连主演王姬当时看到这个剧本时都惊叹:“这汪格格完全就是我嘛!我非演不可。”可见翁德林的功力不仅把故事讲好了,更将人物个性刻画得饱满浓郁。

翁德林:人生只为一种境界

  滔天涟漪涤水清 再小莲花也流传

  当今,互联网让大家都变得更博学,更聪明。而且,全媒体时代到来后,文学创作以至整个艺术界都发生了巨变。无论你多么有才华,要成功都要考虑到传播问题,考虑选择什么形式,怎样包装才能聚人气。如果认为自己才高八斗、作品绝代芳华,而忽视传媒的重要性,对于现在的市场环境而言只能说太天真。于是,社会也不可避免得出现了那么多绞尽脑汁的炒作,毫无底线的上位,所以我们在这个时代看到的是更多的浮躁、空洞、娱乐至上甚至娱乐至死。
  “我一直认为,网络出现之后是人类有史以来思维最活跃、文字表达最强,言论最自由、信息大爆炸的时期。每个人都对这个世界有着自己的认识,太多人张嘴就可以说出一套饱含哲理地感悟,文学智慧,思想智慧太多。似乎随便穿越一个现代人到古代都能成为哲学家,但是我并不担心这会真正撼动文学创作和艺术的进步。相反,互联网的成为了我们的帮手和工具,也为文学爱好者提供了几乎没有门槛的平台。”翁德林眼中闪烁淡然的自信。
  “就我最熟悉的领域来说吧,网络文学、网络小说确实对文坛有一定冲击,但却丝毫不会伤到文学艺术的骨髓。人们记住的,仍然是用心撰写、用感情创作的优秀作品,也包括网络优秀作品。作者们对文学的追求是一样的,只是运用的平台和渠道不同。有些快餐式的文字就像湖面的各种涟漪,略过人心、不留痕迹。而文学作品就像湖面的莲花,即使涟漪经过会让它动摇,但经过时间沉淀,涟漪死,花仍然绽放。”
  “文学创作其实和画画、音乐都有共通之处,创作的两大要素是思想和技术。比如,我对故事的构思、创意这就是思想,是写出好作品的前提。如何运用自己的辞藻表达思想,用字功力入骨三分,这就是技术,是写出好作品的根本。锻炼技术上有很多方法,比如,我拿整本新华字典造句已经超过四遍了。我会着重去选平时用得较少,但是意义又很精妙的词汇来造句,这样一来你的文章就不会辞藻匮乏,也能更深刻、准确,很好地表达你的思想。另外一个方法,我电视旁放了一个大本子,可以说是灵感本吧,我会记录下任何时候听到的有价值信息和词句,无论是词汇、历史常识、新段子等,这些都能丰富我的创作。所以,我现在越发感觉到,做一个用心的人比做一个用功的人更重要。”

翁德林:人生只为一种境界

  立于境界之巅 勾勒璀璨蓝图

  翁德林绝对是一名有追求的文人,他把自己的追求表述为一种“境界”。翁德林理解的境界,是对自己人生目标的判断、把控与行动。翁德林认为,世界上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境界,比如一个人准备开餐馆,这个人知道在哪开、怎么定位、如何经营,那这个人在餐饮这个领域是有一定境界的。而有些人想着要去做生意,但脑袋茫茫然一片,不知道进货、陈列等技巧,也不知道如何降低销售成本,这个人就是没达到经营者的境界。
  “你要从事一件事情,境界能让你看清楚自己的‘边’,知道自己能否有掌控的能力,这就是成功的捷径。比如我写剧本想上央视,需要理解中央台是什么标准、政治要求是什么状况、文学性是什么状况、受众群如何,继而判断我的能力有多少差距,再去补完哪些欠缺,最终才能构架出适合央视的作品。瞎吹牛或者闷头努力,都是没谱的表现,往往让人止步不前。”翁德林虽说从不惑之年才开始剧本创作,但他陈酿了几十年的境界让他厚积薄发,空前高效地创作出一大批优秀剧本,如《屈原大传》、《大爱无痕》、《杜鹃山》、《乱世望族》、《黄埔女生》等,可谓厚积薄发,一鸣惊人。
  剧本和其他文学作品相比,可以说是门槛最高的,因为编剧的文字是要真金白银地搬上银幕。一部剧投资方往往是花掉上千万甚至上亿的预算,这些价值在你的每一个字上都能有根可循,没有清晰的境界去把持,没有靠谱的逻辑去驾驭,就会混乱。比如《屈原大传》,这部剧预算投资1.5亿元,当时向全社会悬赏征集剧本,经过繁缛严苛地筛选,最终被翁德林拿下,这也是翁德林老师突破境界的一次历练,可以说他笔下的每一个细节都有价值的绽放。
  “在个人命运问题上我确实很大胆,但我并不是盲目的决定,我的境界慢慢累积而成,每一个命运节点的抉择,都是我境界的一次升华。小时候,我学画画,学的时间不长就敢上街去给人画肖像,当时很多比我画得好的人却不敢这样做。虽然我能力欠缺,但我能预感到这样的经历能让我学习更多。我画画的过程非常慢,我清楚我当时的技术低于我的境界,如果想表达自己的领悟,那么我的创作过程就必须小心而缓慢。境界是一个奇妙的工具,能赋予人特定领域预知未来的能力,我用靠谱的努力为人生前进的道路提前铺好轨道。”
  回望翁德林在追求艺术梦想道路上的一次次“洗牌”,他所走出的每一步都是险棋,但每一步都是妙棋。就像他写的剧本一样,本应荒诞的人生转折得如此有逻辑、如此合乎情理。他的每一次抉择,都是站在境界的山巅之上,从容立意、取景、下笔,洋洋洒洒创作出自己生命的精彩华章。

翁德林:人生只为一种境界

翁德林:人生只为一种境界

跟电视剧《我叫汪格格》制片人赵小琴在一起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湖北铁城环保材料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