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 有筋骨——读尔容的长篇小说《相爱不说再见》

2016-8-2 9:37:00  来源:东楚网   我有话说

  

有温度 有筋骨——读尔容的长篇小说《相爱不说再见》 

  甘茂华
  
  尔容是秭归茅坪人。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在枝江工作,还是个初学写作者,原名望见蓉,本名望建蓉。她那时写散文,作品不多,文字清丽,只是在本地小圈子中薄有文名。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没想到她到省作协工作后,文学创作突飞猛进,小说、散文、剧本全面开花,获得过湖北省的屈原文艺奖和“五个一工程”奖。她著有长篇小说《爱情斑马线》《如影相随》《铁血首义路》,近年又推出长篇新作《相爱不说再见》(长江文艺出版社)。我在这个热浪蒸人的伏天,躲在家里读完她寄赠的这部长篇新作,心里一片澄净,似有清凉之风自窗外而入,顿觉清爽怡然。
  《相爱不说再见》的故事有两条线,我称为扯不断的红丝线。两条线并没有绝对分离,亦有草蛇灰线的纠结与交融。一条线写主人公铁娃的爱情经历,一条线写文学树杂志社的起伏命运。这两条线所涉及的生活,都是尔容熟悉和擅长的题材,因此她写起来得心应手,精彩的篇章如江河奔流,一浪赶着一浪,最后归于大海。关键还不在于故事的精彩,而在于作者带给我们的思考:对爱情、婚姻、家庭的思考,对文学、社会、人生的思考。这种思考尽管还没有达到更深更高的哲学境界,但足以触动这个时代的神经,具有文学意义上的审美价值。相信读过的人都会获得心灵的滋润与慰藉。
  我很欣赏铁娃这个人物。他在婚姻失败后,耐不住身心的孤寂和欲望的煎熬,在与香香的性爱中粗鲁地发泄焦燥和苦闷,寻找一时的快乐。但他对前妻的怀念,对一刀的感恩,对香香的适可而止,都表明他在婚姻问题上没有崩溃和绝望,仍然执着地走在寻找真爱的路上,最后与心泪达成默契,回到爱的起点与归宿。同时,铁娃献身文学事业,他在文学树杂志社干得风生水起,颇有另一番悲壮。
  就我个人的偏爱来说,窃以为小说中写得最好的人物还是香香。为了家庭和孩子,来自农村的香香分别与丈夫在两个城市打工,夫妻长期分居,身边各有异性。香香与并不相爱的小饭馆大厨兼主人二柱长期同居、形同夫妇。然而,香香发自内心喜欢上了铁娃,切盼过一种城市知识份子的生活。确知无望后,香香回归农村、回归自然,与丈夫办起了农家乐饭庄。香香是我们社会转型期的一个典型,一个缩影,一个值得同情而又善良可爱的人物。尤其在农村城镇化的当下,更加凸显香香存在的意义。无论铁娃的寻找爱情,还是香香的修复婚姻,尔容都传达了执著于理想,忠诚于爱情,守望于事业和家庭的坚定信念。其实,香香这个人物,如果另起炉灶,是完全可以写成另外一部以她为主人公的长篇的。
  记得有本书上说过,美国作家唐娜•塔特认为,雕琢句子是写作带给人的最深层次的满足。尔容专注于小说语言,她的文字呈现出针线绵密的面貌。例如她借一刀之口谈到性与幸福感的关系时说道:“性让一个孤独的个体与另一个个体有了世间最隐秘最亲密的联系。这种关系尽管是不牢靠的,变化的,却最能直抵人心。幸福感说到底是心的认知和感动。占领了心,就占领了幸福高地。”尔容笔下的人物,包括文学树杂志社的老李,爱写诗的财大气粗的企业家等,她都不迴避现实,而是坦然应对我们时代的生活经验,以小说的艺术方式去诠释新的生命感受,回答今日之困惑。
  因此,我认为《相爱不说再见》是一部有血肉、有筋骨、有爱心、有温度、有新意的好看的小说,是一种基于理想主义的真实书写。


  (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著名散文家、词作家。有作品获第十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首届湖北文学奖、第八、九届屈原文艺奖、第一、二届湖北少数民族文学奖。)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