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你一群羊

2016-8-23 7:08:00  来源:黄石日报   我有话说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黄石日报)

  ○吴作望

  那场大地震已经过去多年了,对于在外幸存的打工仔来说,永远无法抚平心头的悲伤和思念。
  这天,龚二喜一下班,就早早带着祭品来到厂子角边的空地,打开一瓶酒,朝地洒一点,就哽咽喊一声爹,中秋来了,您可好?再洒一点,就喊一声娘,然后是哥嫂。一瓶酒还没洒完,他早已泪流满面。他的家在汶川山区,那场大地震发生时,他爹赶着一头猪到小镇去卖,攒下卖猪的钱准备他娶媳妇用的,被滚下的巨石砸死;在家的娘被垮塌的房子压在地下,而在地头劳作的哥嫂,则被野马般的泥石流无情吞噬……
  龚二喜摆上月饼、鱼肉正悲痛地与家人“团聚”时,突然手机响了,他打开一听,是个陌生人的声音:“你是龚二喜吗,哎呀,总算找到你了!有人让我捎个口信,请你务必回去一趟。”
  “什么,有人让我回去一趟?”
  “不错,请你去一趟猴子岩村。你知道那个地方吗?”
  “猴子岩村?”龚二喜脑海里依稀记了起来,那地方离他昔日的家有20多里路,林深坡陡,是个只有10多户人家的小山村。但那地方并没有他家的什么亲戚呀。于是,他马上追问:“是什么人找我,有啥事吗?”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电话那一端的声音稍顿了下:“听说是个叫耿老伯的人找你,他不知托了多少人。好像是、是为了一笔什么债的事儿。”
  这是一笔什么样的债,让那个叫耿老伯的人费如此周折?龚二喜马上想到:这笔债一定是哥嫂结婚的那年,母亲又患病住在县医院,父亲托人向这位耿老伯借的。总之,人家当年好心借钱给父亲,帮家人渡过了难关,如今父母哥嫂不在了,他必须一分不少地还给人家。决不能让九泉之下的父母哥嫂不得安宁。
  三天以后,龚二喜回到汶川,来到了猴子岩村。一个披着旧羊皮祆、身体瘦弱的老人,坐在靠土砖墙角的床上。龚二喜放下手中的水果兜,说:“耿老伯,我就是您要找的龚二喜。”
  “你就是二喜?”老人打量了他一下,眼中放出亮光,变得十分激动起来:“娃儿呀,我老汉终于盼到你来了!”不由紧紧抓住龚二喜的手,随后,又颤抖抖从枕头下掏出一个裹了一层又一层的旧布包,递给龚二喜说:“你数一下,四年来卖羊的钱全在里面,总共是六千五百八十六毛零九分。”
  “老伯,啥卖羊的钱?”龚二喜不禁怔住了,他是打算替父亲来还道义之债的,咋一见面,这位叫耿老伯的老人先掏出这么多钱,让他点个数收下呢?
  老人叹了一口气,缓慢讲述了起来。原来那场大地震发生后的第五天,他到山上寻找他家的羊群。在山区,养羊的人家没有羊圈,而是三五一群地放在附近山上,任羊群自由活动和繁殖,有时间就去山上查看一下。让老人吃惊的是,他家的羊群竟然多出了七八只。这些羊不是本村的,脚上都套有小铁环子,是从别的地方逃过来的。为了找到羊的主人,老人柱着一根棍子,翻山越岭,不知跑了多少村子。直到去年冬末,才打听到,这七八只羊是20多里外龚家垴村的,但该村己在大地震中变为废墟,而羊的主人龚德奎家,除了二儿子在外头打工外,其余的遇难无一幸免……
  几年来,老人一直精心照料着龚家的羊,羊儿也繁殖快,已经由原来的七八只发展到60多只了。由于老人年纪大了,身体虚弱,又患上严重的气喘病,所以,前不久他就将这些羊卖掉了。卖羊所得的钱全都用旧布包好,放在自己枕头下,只盼着龚二喜早点儿来,当面亲手交给他。
  看着接过布包的龚二喜,老人长长松了一口气:“娃儿呀,今天你来了,老汉也了却了一桩心事。”
  龚二喜想让老人留下这笔钱。老人的神情却变得严肃起来,说“山里人没那么多客套,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我只是帮忙料理了一下,这也是乡邻之间应尽的义务。”
  老人又语重心长地说:“娃儿呀,山里的树虽然不起眼,但每一根都是挺直的。在外头做人也应该这样,因为你的根在这儿,还是咱山区的娃,以后你要经常回来看看。”
  龚二喜不禁泪流满面,大地震摧毁不垮的山区啊,蕴藏着多少浓厚的情和意,山区人啊,金子般的心,世代都是这么淳朴和善良。
  离开猴子岩村的第二天,龚二喜又加了四千元钱,凑成一万元的整数,捐给了山区最偏远的一所小学……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