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读且思

2016-8-29 7:36:00  来源:黄石日报   我有话说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黄石日报)□胡隆佳
  
  最近几年,因患眼疾,医生多次提醒我,尽量少看书,特别是不能长时间看书。
  为了保护眼睛,也曾几次与自己相约:从今以后,远离书本。可是,几十年来,读书是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真的难以想象,在没有书本的日子里,生活会是怎样的乏味和无聊。所以,我一次次“爽约”,始终与书本保持亲密的接触。只是,读书的方式有所改变。以前,一册在握便不忍释卷;现在则是且读且思,一会儿翻开书页阅读,一会儿放下书本思考,而思考的时间远远多于阅读的时间。
  这样的读书方式最适合阅读古代诗词。古诗词篇幅短小而意蕴丰盈,阅读一篇作品用不了多少时间,但阅读之后,必经充分的想象和深入的思考,才有可能把握和领会诗词的内容和情感。所以,在阅读古代诗词的过程中,思考是绝对少不了的重要环节。
  有一次,读王维的《田园乐》:“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鸟啼山客犹眠。”读了两遍之后,我就闭起眼睛,想象诗中描述的情景。于是,优美的画面在我的眼前徐徐展开:
  深山之中,一椽茅屋。屋里住着两个人,一老一少,老者是隐士,少者是童仆。茅屋的门前是一个小院,小院的一角有一株桃树。走出院门,下一段坡路,就是一条小溪。溪水清澈透明,溪岸垂柳成行。这是暮春时节,桃花开得正艳,柳叶长得正肥。昨天晚上,山中下了一场雨。清晨时分,风停雨住。院子里满地都是被风吹落的花瓣。朝小溪望去,只见溪面上浮起的水汽弥漫飘逸,如烟如雾。烟雾缭绕中,垂柳的身姿婀娜妩媚,别具风情。这时,林中传来鸟儿的欢啼。它们是在惊叹眼前迷人的景色呢,还是想唤醒茅屋的主人?此刻,屋内那一老一少还在梦乡之中,柴门不开,炊烟未起……这种世外桃源般的景致和生活是那样的闲适恬淡,令人无限向往。
  还有一次,读贾岛的《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诗人对隐士仰慕已久,特意上山拜访;不巧的是,隐者出门采药去了。诗到这里,戛然而止。合起书本,我就想,面对这样一种事实,诗人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思索一番之后,我觉得有三种可能。其一,因心有不甘而决意留宿山中,待隐士采药归来,与之见面。其二,因极度失望而神情沮丧,久久呆立在树下,茫然不知所措。其三,转身下山,下山途中,看杂花生树,听溪流潺潺。如果只有这三种可能,诗人又作何选择呢?我想,他应该选择第三种可能。既然诗人拜访的对象是隐士,那就说明诗人心中也有向往林泉之意。如果选择第一种可能,太执著。如果选择第二种可能,太功利。只有选择第三种可能,那才是顺其自然,随遇而安,与隐者的心态相吻合。这就像雪夜访戴逵的王子猷一样,乘兴而来,尽兴而返,至于见不见欲见之人,已经无关紧要了。
  有时候,我还把诗词阅读与对联创作结合起来。那一天,翻到李白的《忆秦娥》,读完这首词之后,我把其中的“秦娥梦断秦楼月”这一句挑出来作为上联,要求自己对出下联。于是,我放下诗集,进入长时间的思考。首先思考的是两次出现的“秦”:这是古国名,是个平声字;与之对应的最好是读仄声的古国名。于是想到了“楚”和“蜀”。其次思考的是“秦娥”“秦楼”:这是两个偏正结构的名词,全是平声字;与之对应的应该是读仄声的名词,并且是偏正结构。由此,又想到了许多诗句:“楚馆题诗客又来”“万古惟留楚客悲”“蜀鸟吴花残照里”“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其中的楚馆、楚客、蜀鸟、蜀道都符合要求。当想起“啼花蜀鸟春同苦”这句诗时,脑子里灵光一闪,就有了下联:“蜀鸟啼开蜀道花”。从形式上看,上下两联结构相同,平仄相对,符合联律。从内容上看,用蜀鸟的见花啼欢反衬秦娥的对月伤怀,也有一定的联系。应该说,这算得上一副合格的对联。特别是想到,这副对联由我和李白“共同创作”,心中更是增添了几分自豪。
  在通往阿尔卑斯山风景区的大路旁,有一条标语:“慢慢走,欣赏啊!”这是在提醒游人:不要总是追求“一日看尽长安花”,有时候,放慢脚步,会发现另一种风景。读书也是一样:“一日看尽人间书”固然快意淋漓,而“慢慢读,思考啊”也是别有兴味的。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