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历史是合情合理的——读曾纪鑫新著《历史的张力》

2016-8-29 7:36:00  来源:黄石日报   我有话说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黄石日报)》□张家鸿

  在《跋:历史的在场与弹性》里,曾纪鑫对自己的写作有着清醒合理的安排:“对其叙写,当然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有所侧重地就其人生的某一重要部分或我感兴趣的方面展开笔墨。”面对早已盖棺论定的十一位英雄人物,曾纪鑫既不想颠覆,更不作戏说,而是集中笔墨,写出英雄身上最打动他的一个侧面。
  瞿秋白的书生意气,李自成的无法转型,林则徐的格局有限,朱熹的越走越窄,都是曾纪鑫笔下“一种无法摆脱的‘宿命’”,也注定了他们与生俱来的悲剧色彩。
  在曾纪鑫笔下,真实的英雄跟普通人一样也是肉身凡胎,有功成名就的英姿飒爽,也有茫然四顾的踽踽独行,更有彷徨失措的恍惚不定。
  这趟置身于《历史的张力》的阅读行旅,从第一位的王昭君到最后一位的瞿秋白,我被曾纪鑫引领着,穿梭在一段段波澜起伏、风云诡谲的变幻之中,有“不知今夕何夕”的时光交错之感。读完一个英雄人物的人生之路,我总要阖卷长叹,忍不住遥想一番。我心中一直在询问自己,何以如此沉浸其中?读到最后的跋语时,我总算找到了答案,答案就在于曾纪鑫的叙述不做故意夸张,没有漫无边际的想象,一切叙述总是尽量合情合理。关于李自成的最终结局,曾纪鑫有这么一段议论:“九宫山必有一位大顺军将领殉难,但谁也无法证实此人百分百就是闯王;夹山寺有过一位来自中国西部的主持,这一点确凿无疑,但不一定就是李自成,有人考证他是一名来自西蜀的高僧;当然,也不排除李自成还有其他归宿与结局。”既然现今存留的各种证据无法证明一个能自圆其说又不含任何漏洞的结局,那么,曾纪鑫在《李自成:英雄的出路与末路》中就不惜笔墨地罗列各种可能,又摆出各种各样的疑点来各个击破。这种书写的目的就是为了引领读者接近各种可能,这种可能就是最大程度上的真实。
  在跋语中,曾纪鑫说:“对所选取的历史人物,我一般不会轻易动笔,也不会信口开河人云亦云。”曾纪鑫要传递给读者的是自己独立的思考与见解。除了要搜求阅读与人物相关的所有找得到的文字图片资料之外,“对其故居、墓葬、纪念馆等,还得置身现场,考究原貌,还原真相”。访襄阳古隆中,走雪域高原,访呼和浩特南郊的昭君墓,到湖北通山九宫山与湖南石门夹山寺,到福州林则徐故居,抵长汀瞿秋白囚室……曾纪鑫不仅在典籍里爬梳检索,更追随古人的足迹,亲临历史第一现场,找寻与古人对接的新鲜感。“这种‘历史在场性’写作,使得作者笔下的人物,极富弹性与张力”,这种张力,就是他笔下的人物与原本人们眼中的历史人物固有形象之间的距离,也是历史人物在当今条件下的所具备的叙述与言说空间。曾纪鑫还说:“哪怕推理与想象,也得合乎情理,遵循一定的历史逻辑与规则。”他是如此写文成公主内心矛盾的,“能回而不回,思归而不归,文成公主的内心,便在这没有止境的思念与决绝、牵挂与抛舍的两极间,做着无以解脱的痛苦撕扯,直到三十年后身染恶疾,抱病而逝,被藏族人民遵为绿度母。”他写镇江城内的清军之所以与英军血战到底的原因,“是因为其中的一千一百八十五名八旗兵在这里驻扎了近二百年,家产、眷属、祖坟全部在此,他们守卫的对象,不仅是抽象意义的国,还是实实在在的家。只有当家与国联系在一起时,官兵们才会大义凛然,视死如归。”这远比教科书里空洞的忠君爱国论调来得更有烟火气,更有穿越时空阻隔的意义。当然了,也更合情合理。
  因为合情合理,才让读者感觉真实。这份真实不可能是历史的真实,因为历史已成过去,任何人的追述都不可能做到完全意义上的真实。拨开历史烟云的风尘,让叙述与言说居于合乎情理的尺度,对于一个心存敬畏之心的叙述者来说,是身处现实困境中的难能之举。因为合情合理,才能够对读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情理兼备,作为读者,我是鲜明地感受到了。我以为,这就是《历史的张力》一书的价值所在。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