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绝响

2016-8-8 7:29:00  来源:东楚晚报   我有话说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东楚晚报)■曾纪鑫
  
  明永乐三年(1405年)至明宣德八年(1433年),郑和七下西洋,历时二十八年,每次船舶二百多艘,官兵、水手、医士等二万七千余人,驶达东南亚、南亚、阿拉伯、东非等三十七个国家和地区,航程十六万海里,几乎跨越地球的三分之一……无论是历时之久、规模之大,还是航程之远、所达地方之多,在当时都可以称得上世界之最,且比欧洲著名航海家哥伦布、达·伽马的远洋航行早了半个多世纪。
  然而,就是这样一项规模空前、轰轰烈烈的航海运动,不仅难以为继,且被历史的烟尘遮蔽了近五百年之久。直到20世纪初梁启超撰写《祖国大航海家郑和传》,这位伟大的航海家才重浮“水面”,进入后人视野。
  透过这一怪异的表象,其内里,其实有着与国民性格、民族命运、历史走向等密切相关的深层内涵及真实符码。
  明王朝建立之初,出于防寇防倭、巩固统治及国家安全的目的,朱元璋一反唐、宋、元历代鼓励与开放海外贸易的倾向,断然采取否定与禁绝政策:“禁濒海民不得私出海”,“片帆寸板不许下海”。
  郑和下西洋,就是在“开国禁海”这一背景下的纯官方行为。明成祖朱棣派遣郑和出使西洋的动机与目的,不外乎三点:一、朱棣从侄儿建文帝从中篡夺皇位,当时谣传建文帝已出海外逃,于是派遣心腹太监郑和前往西洋查访下落;二、开展恩威并施的外交活动,贯彻“四夷顺则中国宁”的华夏传统战略;三、满足奢华的享受欲望,以大量财富换取西洋诸国的香药、珍禽、异兽等稀奇古怪的“宝物”。
  郑和下西洋给明王朝带来了沉重的财政负担,因此,当郑和六下西洋后,便遭到了不少大臣的强烈反对,就连始作俑者明成祖朱棣也有了不堪重负的难言之隐。适逢皇宫遭受火灾,朱棣不得不宣布暂停中外互航。
  其后,新皇明宣宗继位,以庆贺自己登基,才有了1431年郑和第七次出使西洋。
  十六年后,即1447年,明宪宗复谋下西洋,兵部车驾郎中刘大夏为了阻止,竟将郑和七下西洋好不容易搜集、积累的所有资料、图籍档案,一把火烧了个精光。郑和的英名与功绩也随着那吞噬图籍档案的火光,与袅绕的青烟一同飘散在历史深处。
  当郑和七下西洋的盛举转瞬间成为历史陈迹,中国官方的航海活动也就由峰巅猛然跌入低谷,而民间航海从来就没有开禁过。于是,无论官方还是民间的所有航海活动从此销声匿迹,中国与海外诸国的交往几乎完全断绝。中华帝国,就此长期处于封闭状态之中。
  于是,郑和下西洋的伟大壮举,也就成了仅供后人追忆、怀念与向往的遗世绝响。
  李约瑟曾称中国人是伟大的航海技术发明者,却不是伟大的航海民族。事实也正是如此,国人与海洋的关系,似乎自古就有着一种疏远与隔离的传统。中华民族是一支在高土高原与黄河流域的结合带,以中原为中心不断向周边及外围地区发展、融合的民族,自古远离大海,文明的源头及因子对海洋的认识相当匮乏。当我们的祖先面对浩瀚的大海时,看到的只是一片山呼海啸、晦暗幽冥、阴森凶险、无始无终、蛮荒无涯、难以捉摸的恐怖情景,少有海洋的另一性格——浪漫诗意、温和宁馨,于是,在传统文明的底色上,也就打上了变幻莫测、敬畏有加的基调。
  文明的早期背景与底色决定了国人在与大海的交往中,总是显得谨小慎微、畏葸不前。扩张版图,改朝换代,总在陆地进行,很少考虑越洋派兵海外,所谓“逐鹿中原”是也;除了捕鱼,国人向来不会主动出海;即使出海,也只是在环中国大陆的近海里游走一番。
  一个不具航海特性的民族,在禁海令一再颁布、重申、强调的情况下,郑和却能率领一支世界规模最大、技术最为先进的船队,所行航程之远、所到地方之多不仅超过历朝历代,在世界也首屈一指,这不能说不是一道异常眩目的光芒,一个令人惊叹的奇迹。
  但是,如果我们将郑和与西方的哥伦布、达·伽马远航进行比较,我们不难发现其中的巨大差异。
  郑和下西洋不仅从未考虑获取经济利益,反以耗费大量钱财为代价换来短暂而虚幻的政治、外交荣光。而哥伦布四次赴美探险发现新大陆,达·伽马两次航海发现印度新航路,其内在动力就是经济刺激,大发海上贸易之财。
  哥伦布、达·伽马的远航属探险性质,他们所经航路大多是新开辟的航线,充满了难以预测的风浪与险恶。而郑和船队基本上是沿近海航行,没有脱离以陆地为标志的地文导航体系,所行航线及所到国家和地区,是对宋元以来航路的继承与发展,只有不到百分之十为郑和开发。
  在哥伦布远航的宏伟蓝图中,自始至终存在着一个需经证实的理论——地圆说。哥伦布相信,地球是圆的,东方各国就在大洋彼岸。1519年至1521年,西班牙麦哲伦船队将哥伦布与达·伽马开辟的航路联为一线,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环球大航行,标志并开启了一个新的伟大时代。而郑和所率船队不论驶出多远,因为没有地圆说的理论作先导,怎么也不会出现类似的航海大发现。
  中国是位于东亚的大陆国家,也是濒临太平洋的海洋国家。中国的海洋文明,就本质而言只能是近海文化与海洋农业文化。中国航海运动达至峰巅的郑和下西洋,说到底仍是黄土文明、农业文明的一种延伸,算不上严格意义的海洋文明、蓝色文明。
  郑和七下西洋之后,中国主动退出南洋、印度洋,所经营的航线、海域为西方殖民者填充、侵占。正是这一进一退造成的西方扩张与中国内敛,带来了中西之间文明与愚昧、先进与落后的强烈反差。
  海洋文明推动了世界一体化进程,一部世界近代史就是一部海洋文明史,海洋文化实质上就是世界文化,海洋强国也是世界强国。今天,该是我们重返海洋的时候了!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