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一声老师您好吗

2016-9-8 7:26:00  来源:东楚晚报   我有话说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东楚晚报)■杨姣娥
  
  回老家探亲时,见到分别三十多年的陈雪珍老师在家里与我母亲一起玩麻将,心里的欣喜自不待言。老师两鬓斑白,岁月的风霜刻满了额头,只有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依然透着和善和睿智。
  陈老师是我的初中语文老师。那时,我们班的同学背地里很少有叫她陈老师的,而是以“陈寡妇”代称。陈老师是城里人,她的丈夫因历史原因悲愤自杀。身为中学老师的她只好领着两个年幼的儿子,主动申请下放农村。可惜我们这些混沌少年并不懂得老师内心深处的伤痛,总喜欢以一种顽劣的心态面对她的良苦用心。
  陈老师到我们学校教书后,乡亲们非常同情她的处境,经常送些时令蔬菜接济她,并帮她耕种了两块菜地。
  陈老师很感激,她想不出别的办法来回报这份纯朴的乡情,于是沉下心来,将自己的全部热情和智慧倾注在学生身上,所教学生的成绩也越来越引人注目。
  1979年,陈老师经乡亲们牵线,与大队会计结为夫妇,从此,她再也没有回到城里生活。没多久,陈老师的肚子一天天凸了起来,得知她怀孕的消息,母亲特意将父亲单位发放的防暑绿豆用细沙和大铁锅发成白嫩嫩的豆芽,叫我给陈老师送去。
  没想到第二天,陈老师的丈夫端着盆子来到我们家,不好意思地嗫嚅着:“陈老师太喜欢吃了,她说她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能不能……”母亲二话没说,连忙掀开铁锅。
  这之后,我每隔一段时间就往陈老师家去一次,给她送豆芽。那时,我已经离开了学校,没有机会再升学了。陈老师见到我,总是感激地对我说:“谢谢!”然后又无限怜爱地叹息着,递给我一本书,嘱我好好地读。
  我很感谢陈老师借给我的书,她让我明白了人生的路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在走的过程中要有自己追求的目标和奋斗的勇气,而陈老师却一直念叨着我给她送豆芽的事,她说:“那是我这辈子感觉最好吃的菜,所以我一直在心里谢谢你和你的父母!”
  陈老师的“谢谢”,让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涩。老师,别对我说“谢谢”好吗?!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