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治疗费用清单

2017-12-4 17:29:00  来源:中国消费网   我有话说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记者 田珍祥)天津市南开区咸阳路52号大院是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所在地。86岁的离休老人李天祥已经在医院住了4年。“运动疗法”“心电监护”“醒脑开窍针刺”“微波治疗”,这些总额高达几千元的治疗项目,每月都会出现在李天祥的住院费用清单上,但这些治疗项目他几乎都没有做过。

  近日,《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赴天津进行采访调查,发现李天祥的遭遇在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并非个例。

  无中生有的“治疗”

  11月20日,《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第二住院楼见到正在接受住院治疗的李天祥。说起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他用了一句话“心情非常复杂”。

  让李天祥觉得心情复杂的原因是2013年11月以来的遭遇。这位入住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的离休老人,在医院提供的“天津市医疗机构住院费用清单”上,偶然发现一些治疗项目是自己根本没有做过的。

  “比如心电监护,病房里没有仪器,怎么会有2000多元的收费?”细心的李天祥开始搜集每月的住院费用清单,有时候还会找医院的收费处多打印一份原件出来。

  李天祥向记者提供的近50份住院费用清单,记载了从2013年11月至2017年10月他在该医院住院的治疗项目名称和详细费用。

  老人拿着一份单据对记者说,2016年1月至2月,他由于治疗需要,从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转院到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从当年1月20日至2月19日没有在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住院。然而,该医院在这期间给他开具了一张住院费用清单,包括治疗项目7项,共计6443元。

  据李天祥介绍,对于医院的行为他一直隐忍不言。没想到,医院虚开的治疗项目越来越多,治疗费用也水涨船高。“有时候一个月就虚开治疗项目20多种,收费达近万元”。

  近两年,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开出的治疗项目里新增了一项运动疗法。李天祥曾向医生质疑给老人开运动疗法不符合实际,医生却称“下次可以开一些保健、拔罐之类的治疗项目”。

  随着时间的推移,每月虚开的高额治疗费用让李天祥心里不安。“这些心电监护、运动疗法、电脑中频+药透等项目,这些年我没做过。”

  记者对李天祥提供的一部分2013年以来在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住院的费用清单进行了梳理,经李天祥确认,虚开的治疗项目共分为28种,金额近20万元。其中,仅2016年就达8万余元。

  公开的秘密

  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与天津市养老院同在一个大院,这座医保定点的二级公立医院一直被作为天津市医养结合的典型,共有床位120余张。

  在老年病医院三楼东西走向的病房内,从301房间到317房间,住着多名离休老人。据了解,在虚开治疗项目上,他们的遭遇与李天祥几乎一样。

  88岁的离休老人梁永平(化名)住在其中一个房间。如今,老人语言表达能力已经出现障碍,但得知记者前来调查医院虚开治疗项目问题,老人拉着记者的手,努力地说“谢谢”。

  梁永平的老伴陈荣(化名)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入住医院7年多了。7年的时间里,对于医院虚开治疗项目,他们早已心知肚明。

  与李天祥一样,陈荣也保留了梁永平一部分医院住院费用清单。在这些住院费用清单上,密密麻麻地记载着详细的治疗项目和费用,陈荣甚至在每张清单背后标注了日期和金额,并对清单上那些自己没有做过的治疗项目打勾备注。

  记者梳理陈荣提供的住院费用清单发现,从2012年至今,老年病医院虚开的治疗费用少则3000元,多的高达9000余元。陈荣说,她始终陪伴在老伴身边,可以证明,医院开具的多项治疗项目从来没有做过。

  在今年10月最新一期的住院费用清单上,梁永平的治疗项目包括心电监护、血氧饱和度检测、微波治疗、运动疗法等8个项目,共收费5196元。“你看,哪里有什么心电监护?哪里有微波治疗?”陈荣指着病房说,“这里什么也没有,住院费用清单上的病床紫外线消毒也没有做过。”

  事实上,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虚开治疗费,在住院的离休老人眼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据一名知情的医生透露,在没有开药的情况下,医院一般会每月给住院离休干部开出5000元至1万元的治疗项目和费用,这样他们才能保留床位。

  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虚开治疗费,正是抓住了老人想“保留床位”的软肋。

  医院承认虚开治疗项目

  针对一些离休老人住院被虚开治疗项目收费的情况,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副院长回金凯向记者坦言,在该院的离休老人中,确有这种情况。

  回金凯称,按照天津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要求以及医院的规定,离休老人在老年病医院的住院费用可以报销,但没有接受治疗的老人不允许住院。按照该说法,老人想住院报销,就得有治疗项目,这是一个前提条件。“要开(报销单据)必须按我的做,否则别住我这儿。”回金凯说。

  回金凯还说,如果医院只是开药,也不符合公立医院药品占比不能高于30%的规定。

  天津市南开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医政科马科长说,按照目前的规定,确实有一个药占比的问题,也就是医院的药品收入不能超过总收入的30%。“二级以上公立医院药占比必须降到30%以下,这是医改的考核硬指标。这样的话,治疗费肯定会多开一点,医院为了满足条件,会把分母做大一些。”

  马科长说,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隶属天津市民政局。“我们只是行业监管,出现这样的事情并不好办,老人和医院容易出现扯皮现象。”但他认为,如果情况属实,就是属于“欺骗”。

  针对该情况,回金凯也表示,医院会开始自查,进一步规范收费。

  11月29日,记者就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存在的上述问题采访天津市民政局。天津市民政局工作人员称,将把情况汇总上报后反馈。

  被套取的财政资金

  天津民政局老年病医院虚开的治疗费为什么可以通过层层审核?离休老人报销又是什么样的流程?

  天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离休干部的医疗报销,一般是先自己垫付,然后将医院的票据上交原单位,原单位转交至老干部局后,上交天津市财政局报销。

  在中共天津市委老干部局生活待遇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照目前的规定,离休干部的医疗报销走的是财政渠道。

  就这样,虚假的治疗费票据被医院开出来后,通过层层申报,最终由财政资金买单。“医院以离休老人治疗费为幌子,套取财政资金,这种行为不能容忍。”李天祥对记者说,“许多住院老人及家属对此都有意见,但出于自身利益或者各种顾虑,不敢也不愿站出来抵制。”

  11月29日,记者就离休人员财政资金使用情况以及医院报销单据审核问题向天津市财政局进行求证,几个业务部门均以需要走流程拒绝表态。《中国消费者报》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