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动物“肇事”频现拷问管理机制

2017-3-16 10:55:00  来源:经济参考报   我有话说

  近年来,随着我国加大生态保护力度,一些濒危野生动物得以保护,种群数量恢复缓慢增长。但是,亚洲象、雪豹、棕熊等受保护的野生动物经常“走村串户”、破坏农作物甚至伤人致死,群众不堪其扰,受害后的补偿又难以令人满意。“人兽冲突”为何频繁发生?如何缓解?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亚洲象是我国一级野生保护动物,被列入《国际濒危物种贸易公约》,目前国内仅分布在云南西双版纳、普洱和临沧等地。在亚洲象分布区域建有西双版纳、南滚河和纳板河流域3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2个省级、2个州级和4个县级自然保护区,面积达4253平方公里,占分布区国土面积的11.1%。

  云南省林科院教授杨宇明说,在各方努力保护下,我国亚洲象种群数量由上世纪90年代的170余头增长到目前的300头左右,其中一半以上游离在保护区外。西双版纳州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站长陈勇说,野象数量在增加,但供其栖息的范围未扩大,再加上栖息地植被质量不断下降、食物持续减少,野象走出原始森林和保护区,与百姓的生活空间重叠,导致野象频繁肇事。

  29岁的牛明辉是云南省普洱市江城县整董镇滑石板村村民。最近他虽住进新家,但仍感到不安,因为一群野生亚洲象时不时就“光顾”他家屋后的庄稼地,而他与野象还有过一次“亲密接触”。

  2016年6月的一个夜晚,正当牛明辉和两个孩子睡得正酣,屋外突然“哐嘡”作响。“野象又来了!”牛明辉立刻警觉起来,不敢开灯,拨开窗帘就瞥见一头野象正在门口享用刚从储物间拖出来的玉米。“我立马给村里的野象观测员打电话求救。”牛明辉说,过了几分钟,10多个村民赶到附近一处高地,用鞭炮驱赶野象,但它们“无动于衷”,仍在享用晚餐,足足吃了40分钟后才离开。

  随后,记者在现场看到,储物间的门和锁被野象弄坏,地上散落着玉米,大象脚印清晰可见,牛明辉家屋后的山地里长着玉米和咖啡,部分已被野象毁坏。牛明辉说,野象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村里搞破坏了,2016年初还有一位村民在劳作的路上被野象袭击致死。

  偷食农作物、破坏房屋、伤人致死……在西双版纳、普洱等地,许多百姓“谈象色变”。数据显示,1991年至2016年,亚洲象共造成70多人死亡,300多人受伤,数亿元经济损失。

  在青海,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境内的雪豹、棕熊、草原狼也十分“任性”。有关机构在青海调研的数据显示,仅在玉树州玉树市哈秀乡岗日村,33%以上牧户的房屋和牲畜曾遭到过野生动物的袭击,在哇陇村,这一比例高达70%。

  玉树州玉树市林业环保局副局长胜利说,若房屋遭到破坏,村民将承担数千至上万元的经济损失,若牛羊也被袭击,牧民当年的生计将受到威胁。与云南情况类似,青海的野生动物“肇事”不仅造成经济损失,也导致人员伤亡。2014年5月,玉树市上拉秀乡的一名虫草采挖者遭棕熊袭击死亡。

  为缓解野生动物肇事造成的危害,各地做了不少探索,收到了一定成效。

  青海2011年出台的《青海省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造成人身财产损失补偿办法》指出,应按当地市价的50%对野生动物造成的财产损失进行补偿,以弥补野生动物对牧民造成的损失。2016年4月,三江源国家公园在青海省设立,被划入国家公园区域的杂多县不久后启动“人兽冲突保险基金”试点项目,由当地政府和北京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各出资10万元为“肇事”野生动物“埋单”,牧民只需为每头牛支付不到10元即可加入保险。最终,通过现场认定的每头被捕杀成年牦牛可得到1500元左右保险金,小牛则在500元左右。

  云南自1993年以来,对野生动物肇事补偿方式进行了探索,主要有中央试点项目经费补偿、地方政府直补和购买野生动物公众责任保险。为了减少人与野生动物矛盾冲突,云南先后采取架设电围栏、修建防象沟、建立亚洲象食物源基地、强化监测预警系统、逐步提高补偿标准等措施。

  “起初有一定效果,但野象很聪明,时间久了,这些方法也都不奏效了。”国家林业局昆明勘察设计院保护所所长陈飞说,由于人类种植的粮食作物相对集中且量大,亚洲象不必通过大范围的活动就能获得足够且营养丰富的食物,使得亚洲象对庄稼有了一定的依赖,其活动范围与人类活动范围越来越重叠。

  虽然野生动物肇事之后受害者能得到补偿,但取证、认定程序繁琐,标准远低于市场价,导致一些群众不满意。另一方面,保险公司支出的赔付款要高于收取的保费,连年亏损。

  为破解“人兽冲突”,有关专家和一线工作者有如下建议。

  一是通过国家公园试点改善亚洲象栖息地环境。国家林业局昆明勘察设计院院长唐芳林建议,尽快建立亚洲象国家公园,整合各类保护地、迁移廊道、食源地等,进行规范化、法制化管理,完善亚洲象保护管理机制,改善亚洲象栖息地质量。

  二是结合生态扶贫工程,提升人防技防能力。云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陈明勇说,可结合国家扶贫政策,在野象活动区域的乡村安居房改造上加大投入,帮助百姓在房屋或村庄周围建围栏,完善监测预警设备和人员配置。青海省玉树州玉树市林业环保局副局长胜利也建议,牧民可通过修建高墙、架设电网、养狗驱赶等非致死性预防措施,化被动为主动,规避“人兽冲突”风险,并根据野生动物活动规律选择牧场,减少与之相遇的可能性。

  三是继续加大“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险”投保力度,设置野生动物肇事专项补偿基金。一方面是群众对保险公司赔付款不满意,另一方面保险公司长期亏损,因此在原有投入的基础上,急需上级政府加大投保力度,并探索设立野生动物肇事专项补偿基金,进一步提高补偿标准。

  四是强化研究,提供决策依据。中国科学研究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蒋志刚说,科研人员应深入实地调研,借助红外摄像装置对野生动物展开监控,加强对肇事野生动物的习性、栖息地保护与恢复、肇事活动规律和主动防范工程等方面的科学研究,为保护管理野生动物和减少“人兽冲突”提供决策依据。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