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就是要读经典

2017-4-24 7:27:00  来源:黄石日报   我有话说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黄石日报)

  ○涂明
  
  22日,第22个“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2017年“书香黄石·文化黄石”全民阅读月暨“长江读书节”黄石分会场启动式在市图书馆举行。原国家图书馆馆长詹福瑞受邀来黄石讲座,和黄石的读者一起分享其对“阅读经典”的深度思考和透彻感悟。
  
  我们为何疏离了经典
  
  随着近些年政府、学者、出版机构等对阅读的倡导,国民阅读率明显上升。但好读书,更要读好书。在国家图书馆原馆长詹福瑞看来,读书要亲近经典,读经典对个人、国家、民族的精神成长至关重要。经典是在当世仍有典范意义与价值的优秀文化遗产。
  “对学生和阅读界影响最大的是中国近三十年来大众文化的流行,它有可能是经典真正的掘墓人。”詹福瑞突然抛出“疏离经典论”,一下子就抓住了听众的心,引起了大家的阅读兴趣。
  细细思考我们的生活,我们似乎离经典越来越远。受大众文化影响,近些年的阅读,出现了去经典的倾向。以市场为导向,大众文化凸显出它的娱乐性和感官性。我们越来越受大众文化的影响,所谓泛阅读,一个主要表现是越来越疏离经典。
  詹福瑞认为,主因在于大众文化的流行,都在追求快乐阅读。而阅读经典常常会让人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习惯了轻松快乐阅读的人不喜欢这种沉重阅读,所以大众惯常的阅读现在多是碎片化、快餐化、浅易化、感官化的阅读。在这样一种阅读趋势下,结果就是经典必然受到冷落。
  
  经典魅力到底在哪里
  
  在詹福瑞眼中,经典之所以值得读,其魅力至少来自探索性、耐读性、超越性三个方面。
  经典具有探索性。“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原这句诗,极其形象地表现了经典作家的求索精神。无论是对已知世界的解释,还是对未知事物的求索,经典都充满了强烈的探索气息。如果就写作动机来考察,经典作家对世界多怀悲悯之心,欲以其作品拯世济人;同时又多具怀疑、探究的性格,对一切都充满好奇,欲究其所以。一个是责任,一个是求知,这两者使经典作家成为探索自然与社会问题的前行者,并用他们的作品为读者揭示、解释自然与人类未知的世界,为人类的不断进步指明方向。
  经典具有耐读性。卡尔维诺《为什么读经典》用十四条理由说明为什么读经典,其中几条都与耐读性有关。经典是“是一本每次重读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的书”,“是一本永不会耗尽它要向读者说的一切东西的书”。凡可以称为经典的书,一定是耐得住咀嚼、值得我们不断阅读的精神产品。首先,经典必然是独创的,是独一无二、无须重写的书。其次,经典的耐读,来自于其丰厚的内涵。
  经典具有超越性。经典的第三个魅力,在于其超越性。经典作家往往是理想主义者,不管现实多么美好,但是在经典作家眼里世界永远是不完美的,所以经典作家在其作品中常常要解剖和批判现实,批判性和超越性就成为经典很重要的一个属性。
  当然经典不只是批判,它也要给人们指明方向,提出解决方案。
  
  读书就是要读经典
  
  经典是时代、民族文化的结晶。从经典的三个魅力可见,对于读者来说,经典的魅力不在于好读,而在于我们的需要。阅读经典是社会的需要、个人成长的心理需要、精神需要。对一个国家、民族的精神建构也至为重要。
  詹福瑞认为,一个人成长到18岁,生理上是成熟了,但是精神永远都不能说成熟了。在成长过程中,有的人会精神丰满,有的人却很贫瘠。这些决定于什么?决定于读书多少,也决定于读什么样的书,是不是接受了更多有营养的书。洞悉人类的需要,观察社会、研究人类所面临的问题,为读者解惑释道,才是经典的真正魅力所在。
  詹福瑞说,阅读经典,不仅是为了增长知识,更是要从中吸取精神资源;经典的选择与阅读,必须有开阔的视野。不仅要读古代经典,还要读现代经典。不仅要读中国经典,而且要读外国经典。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