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石磨

2017-5-16 7:14:00  来源:东楚晚报   我有话说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东楚晚报)

  每次回老家吃母亲烧的柴火饭,母亲总会在焖饭时贴上一圈稻米粉做的米粑,这样,饭熟了,米粑也熟了。

  锅边贴的米粑,可以放盐,可以加糖,还可以拌上许些蔬菜、水果之类进行入味。掺入各种佐料和辅料做出来的米粑,既可作主食,又可作点心,既可当饭,又可当菜,实在是功效别致、味道多多。
  母亲做米粑所用的米粉不是机器加工的,而是用石磨碾碎的。机器加工出来的米粉太细、太匀,做出来的米粑口感和酥软度都比不上用石磨碾的米粉做的。石磨碾出来米粉虽然粗细不一,但保留了稻米的大部分香气,加之粉末粗细参差、错落有致,做出来的米粑酥松度特别好,吃起来特别爽口。
  吃着米粑,不由而然地想起了石磨。随着粮食加工机械的应用和普及,现在,石磨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但石磨留给我的记忆是深刻的,带给我的感受是快乐的。
  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和我同龄的,尤其是出生于乡下的人,大都见识过,并且应用过石磨。用石磨加工粮食和谷物虽然是一种体力活,但做起来让人感到特别的轻松和愉悦。推磨的时候,身体的运动,就像做韵律体操一样舒爽,石磨所发出的“吱--嘎”“吱--嘎”的响声和节奏,让人自然而然地和出一些童谣或儿歌,如“磨呀磨,做呀粑,大人吃了去锄棉花,细伢们吃了去玩泥巴”之类,不仅去疲劳、解困乏,还可以一边哄着孩子玩,实在是妙趣无穷。
  石磨不光用来磨稻米,还用来磨小麦、磨玉米、磨高粱、磨各种混合的粮食。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加工粮食,我家经常会用到石磨。现在石磨虽然越来越少见了,但它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通讯员 黄东升)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