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栖湖畔觅古迹

2017-5-16 17:23:00  来源:北京晚报   我有话说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正在北京举行,位于怀柔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是此次高峰论坛的主会场。

  如今的雁栖湖一带,山清水秀,风景怡人。殊不知,在其周边,还蕴藏着许多古迹遗存,这也让这片沃土增添了厚重的文化内涵。自古以来,怀柔就是河流纵横,其中尤以雁栖河最为著名,因雁栖河而形成的雁栖湖,更是承袭了其千余年的韵味。

  在雁栖湖北部,还有一段雄伟的古长城,用古朴沧桑保护着这里的一方水土。

  因雁出没得名雁栖河

  如今的雁栖湖是怀柔最为知名的景区之一。雁栖湖的得名缘于水的来源:雁栖河。雁栖河是一条美丽的河,河水在雁栖湖上游自西北向东南蜿蜒前行。雁栖河的上游分为东、西两支,东支发源于西栅子等处山洪沟,至八道河村注有泉水。西支源于莲花池村莲花池泉,泉水喷珠溅玉,状若莲花,常年喷涌,流量很大。两支源流汇合后,经柏崖厂注入雁栖湖。

  清代于敏中编纂的《日下旧闻考》记载:“……雁溪源出塞外,经神堂峪,由县东王化庄入白河。”“雁溪”即指今天的雁栖河。怀柔水源充沛,自古河流纵横、清泉流淌,过境河流及本区内源河流大大小小就有20余条,但古籍记载的有白河、怀河、雁溪河等,而这些河流中以“溪”命名者唯此一条。后来因常有大雁在溪谷树丛出没,雁溪河便改称雁栖河。

  关于雁栖河的得名还有一说,一千多年前,辽国萧太后在此渡河赏花,头上凤冠佩饰的金钗被吹落水中。水流湍急,碎石密布,竟不知被水冲到了哪里,左捞右捞也没捞到。萧太后叹了口气,说声“恹气”,嫌水贪婪小气,吞没了金钗。雁栖河得此羞辱,十分委屈,便想袒露自己的清白,于是,水落石出,河水便从河底溜走,直到二里外的陈各庄附近才渐渐浮出。有人说这才是雁栖河得名的真正原因。“恹气”和“雁栖”语音十分相近,只是后人嫌“恹气”不好听,才改为“雁栖”。

  这些传说故事在民间广泛流传,为古老的雁栖河增添了美丽。

  怀柔晚清诗人刘庆堂,曾写有《渡雁栖河》一诗:“雁栖水落浪痕消,晶晶沙铺两岸遥。独自骑驴官渡过,无须远觅客行桥。”在诗人笔下,雁栖河水流充沛,风光秀美,野趣天成。

  雁栖河落差大,流速很快,贯穿着整个山谷流入雁栖湖,滋润着这里的山岚和果树。明清两代,人们曾利用充沛的水源建有水磨水碾20余处,将杏木、榆木、柏木以及栗花碾成香粉,用骆驼运输到长城内外销售。那时候怀柔的香粉非常有名,市场上的需求量很大。

  1959年,在雁栖河出峡口处修建了一座水库,因临近范各庄乡北台上村,得名“北台上水库”,此后经过数十年的绿化,成为旅游景区,因地处雁栖河出峡口处,且湖水多源自雁栖河,遂更名为“雁栖湖”。

  如今遐迩闻名的雁栖不夜谷,其前身叫虹鳟鱼一条沟,位于雁栖河畔,由于雁栖河水质极佳,适合养殖虹鳟鱼,由此而成为特色美食。

  古长城与汉代古槐

  在雁栖湖北部连绵的群山上,横亘着雄伟壮丽的明代长城,东连河防口,西接慕田峪。这段长城属于尚未开发的原生态长城,脉络清晰,古朴沧桑。怀柔区境内长城总长65.4公里,跨越怀北、雁栖、渤海、九渡河四镇,雁栖湖北部这段长城位于怀北和雁栖镇之间,长约15公里。作为万里长城的组成部分,怀柔长城位居京师北门,长陵玄武,“雄踞东北,以屏蔽中原”,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扼守着中原通往关外的交通要道,距离北京不过五六十公里。明代《长安客话》记载:“外而扼控要害,内而拥护京陵,干系至重。”而且蓟镇、昌镇、宣镇三边长城汇聚于此,建筑布局雄伟壮观。

  雁栖湖北段长城建于明永乐年间,亓连关与神堂峪关是当时密云石塘路管辖的最西关口,同时也是以山海关为起点的蓟镇长城的最西端。光绪《顺天府志》记载:“亓连口通大川,正关水口宽漫,通连骑,极冲。”《三镇边务总要》记载:“神堂峪关,在县北二十里,东南距密云县四十里,东北距河防口十里,西南至亓连关十五里,水口十余丈,人马俱通,永乐年建……而通行极困难,交通不便,居民稀少。”由此可知当时神堂峪关口位置之险要,工程建设之难。

  神堂峪段长城没有经过修缮,至今仍保持着它原始质朴的生态。离关口近一点的城墙坚固,雄壮威武,远一点的城墙简陋残破,远远望去,星星点点的敌楼犹如长城之歌的休止符,在曲谱中奔波跃动。

  雁栖湖西岸,曾有古村柏崖厂。据村里的老人介绍,村名曾叫柏叶厂,明朝初年成村。因为后山长满苍翠的柏树,所以村名就叫柏崖厂。“厂”是“敞”的谐音,村子所处位置刚好是雁栖河出山的山口,以此放眼东南,地平水阔,豁然开朗。

  柏崖厂村所处的位置现在叫“古槐溪语”,是会都八景之一。这里依山傍水,风光秀丽。原有的村落早已搬迁了,但村落的印记还依稀可辨。尤其是倚在小石桥畔的一棵古槐,据考证为汉槐,被称为京城古槐之最。

  过去人们一直认为,北海画舫斋古柯庭内的“唐槐”为北京最古老的槐树,前几年专家发现柏崖厂这株古槐,树龄已达2000多年,种植年代为汉代。这株古槐树干周长达7.5米,枝干苍劲,枯而复荣。村民王文远回忆,古槐曾被烧过两次,后来又加上人为损坏树干已成中空,根部裸露。但古槐树接近雁栖河,水源充足,虽经岁月沧桑,仍枝繁叶茂。此前,村里人还邀请著名画家傅以新先生,为古槐造像,并题款“沧桑历尽身犹健”,作为千年古槐的永恒写照。

  寻觅古寺遗迹

  沿会都路一路前行,不久便到达雁栖湖核心岛西岸。在5号停车场附近向西眺望,青山如黛,绿树掩映,仔细寻找,便会发现青山绿树中横陈着些许残砖碎瓦,这里就是赫赫有名的明代古刹定慧寺,也是怀柔“八景之一”的“定慧双塔”遗址。

  康熙《怀柔县志》记载:定慧寺“北据景山,东倚大荆山,西接红螺寺,南望小荆山,诚为一大丛林”。据说,明英宗正统四年(1439年),太监夏时游历至此,看到这里峰峦峭拔,泉清木深,便禀报明英宗,拟建寺庙,获明英宗批准。此后,夏时主持修建,于明正统七年(1442年)建成。寺院建有山门、钟楼、鼓楼、天王殿、正殿等众多建筑,寺前建有著名的万寿塔和齐天塔,寺外园林栽植松柏一万余株。寺庙附近的普照、广明、碧峰、永安、圆明、宝安等山刹均为其下院。

  定慧寺建成第二年,明英宗赐名为“定慧禅寺”,时隔两年皇上又下圣旨将一部《大藏经》赐予定慧寺永久保存,敕令“务须敬奉守护,不许纵容闲杂之人私借观玩、轻慢亵渎。”后来定慧寺被拆,仅存寺前的万寿塔和齐天塔高高耸立,这两座塔在民国年间倒塌。

  据说定慧寺所在地下辛庄的名字即“夏姓庄”的谐音,看来确实与发起并主持修建定慧寺的太监夏时有关。当地还流传着这样两句俚语:“里七步,外七步,里边有个大金库。”“九缸(岗)十八坡,不在东坡在西坡,你若不知道,问问白大哥。”“白大哥”指的是谁?“大金库”又在哪?没有准确记载,有人说,“大金库”就是正殿中的香炉,为纯金铸造,从殿前至殿后刚好七步。“白大哥”指的是寺内的一棵白果树,即银杏树。就在银杏树所在位置的东西两座山坡上,竖立着两根旗杆,是用白银铸成,正好用了九缸。

  在雁栖湖东北方向,紧邻雁栖湖有一处“燕城古村”的景点。燕城其实大有来头,它曾是一座有着千余年历史的古城。

  明朝万历年间的《怀柔县志》卷一“地理志古迹”篇记载:“燕城,县东北二十里;渔阳城,县东三十里。”公元947年,辽太宗耶律德光将国号由“大契丹国”改为“大辽”,成为辽国的第一位皇帝。燕云十六州的幽州(今北京),成为辽的陪都“南京”,又称燕京,由此怀柔成为辽国贵族休闲赏花的场所。972年,辽帝曾与萧皇后驻跸顺义华林、天柱。10年后,辽景宗驾崩,年仅12岁的辽圣宗耶律隆绪即位,萧太后摄政。在此期间,怀柔建有萧太后家庙,范各庄一带建有燕城行宫。由此算起,燕城至少有1050年的历史。

  2013年7月9日,范各庄开始规划建设,铺装青石板路,街道两侧房屋建成中国传统民居模样,统一门面店牌匾装饰,清澈的雁栖湖水也被引进来,村子便有了被称作京北地区步行街的“水韵长街”。

  水韵长街是一条青石板路,由南向北,长1500米,有水相伴。老人说,过去古街像一个“大”字,呈人形,祖辈留下来的。在燕城漫步,悠悠古韵仿佛扑面而来,古街又好似让人置身于昔日的繁华盛景之中。

  燕城古街,再现了古道繁华,移步换景,各种建筑和景观,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观光旅游。人们在这里戏水、流连、漫步、拍照,青石板路上杨柳依依,古韵悠悠,彰显着千年古街的岁月沧桑。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