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鹿耳山 探幽夕照岭

2018-4-3 8:38:00  来源:东楚晚报   我有话说 

徒步鹿耳山 探幽夕照岭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东楚晚报)

  ■东楚晚报记者 朱世杰 通讯员 陈光辉 吴纯 文/摄

  在大冶老八景的命名中,唯有“鹿头夕照”是以实有动物的外型来比拟的(龙角朝墩的龙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异动物)。据康熙版《大冶县志》刊载的八景图里记载,“鹿头夕照”没有画上夕阳,但观山影之色,山石之笔,似乎能领略出一点“夕照山崖,树静山空”的意境。
  “鹿头夕照”景在距大冶市区南3.5公里的鹿耳山,与龙角山相望,南交胡云山,西接宋家山,北连道人山,主峰海拔570米。昔人赋云:“有山壁立,特地衙参,餐彼秀色,谈此夕岚……闪鸦背之斜照,依龙角而遥攀。”
  据《同治版 大冶县志》中的“山川志”记载,“鹿耳山,山脊与州分水,下有大泉潭、小泉潭,取潭中水求雨,往往应验。每当太阳西下时,斜阳照射山岭,山麓有蒺藜丛聚成形,远望活像一头梅花鹿。与周围冯姓村落的袅袅炊烟交映成辉,风景如画。”

  在大冶老八景的命名中,唯有“鹿头夕照”是以实有动物的外型来比拟的(龙角朝墩的龙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异动物)。据康熙版《大冶县志》刊载的八景图里记载,“鹿头夕照”没有画上夕阳,但观山影之色,山石之笔,似乎能领略出一点“夕照山崖,树静山空”的意境。
  “鹿头夕照”景在距大冶市区南3.5公里的鹿耳山,与龙角山相望,南交胡云山,西接宋家山,北连道人山,主峰海拔570米。昔人赋云:“有山壁立,特地衙参,餐彼秀色,谈此夕岚……闪鸦背之斜照,依龙角而遥攀。”
  据《同治版 大冶县志》中的“山川志”记载,“鹿耳山,山脊与州分水,下有大泉潭、小泉潭,取潭中水求雨,往往应验。每当太阳西下时,斜阳照射山岭,山麓有蒺藜丛聚成形,远望活像一头梅花鹿。与周围冯姓村落的袅袅炊烟交映成辉,风景如画。”

  茂林深处生机盎然
  记者也曾经多次到达鹿耳山脚下的村庄,仰望山顶,虽是穷极有关“鹿头夕照”的文字描述,然则目力之所及,思维之所尽,却始终无法勾勒出夕照空山、层林渐染的意境来,最多也是自然想象山头犹如鹿头的拼图来,总有一番遗憾。
  3月27日下午,记者在金湖街办焦和村书记焦国庆等的引领下,从鹿耳山的背部徒步登上,向阳光下的梦境进发。
  由于鹿耳山尚未开发,登山之路连羊肠小径都算不上,只能小心翼翼中手脚并用。不一会儿,大家开始气喘吁吁了。虽然是阳春三月,气温却高达20多度,爬山过程中,汗水很快浸湿了衣衫。
  好在,爬行200米高左右,走上了较为平坦的狭窄古道。在丛林中穿越,阳光被树木遮掩,山风吹来丝丝凉意,大大缓解了之前的热度。与踩在脚下铺满径的落叶、松球相比,这茂密的丛中,更多的是鲜活的生命迹象。石峰中挤出来的野草,翠绿如绸。一枝独秀的野樱花,万绿挂白。那只闻其声不见其形的鸟儿,叫响了山谷的回音。那若有似无的溪流,轻声欢唱着奔向生命的远方。
  “噫!那里有映山红。”突然的发现,让大家惊喜不已,纷纷拿起手机拍照。“采朵鲜花,回去送给新娘。”在“好事者”的怂恿下,同行一年轻人真的披荆斩棘,爬到映山红旁边,摘下几朵美丽的野花。在愉悦的嬉戏中,冲淡了大家身体的疲惫。
  继续前行,登山之路依然难行,人犹如迷失在原始森林中。焦国庆说,早些年他上山砍过柴火,林木没有这样茂密,路也好走。近年来的封山育林,让这里的植被保护得非常好。

  夕阳空照万籁俱静
  真正让身心完全舒适下来的,还是来到山间天池——鹿耳山水库边休息。这哪里是一座水库,分明是一块巨大的翡翠从天而降,将山体砸出一个大坑来,翡翠正好镶嵌在其中了。那从山沟间汇集到翡翠上的清泉,瞬间被染色了,绿得清亮,翠得晶莹,纯得纤尘不染了。四周倒影下来的山头,就被这水平面一分为二,静默成丹青妙手笔下虚实写意的山水画。
  这灵性之水,难道真的是凝固的吗?不!沿着库边行走,您若是细心会发现,在翠绿的水面中,偶有淡淡的黑影在游动。这些水中的精灵,有的长过竹筷,有的短如食指,它们就漂移在水面上,自由自在,不会因为你的到来而惊扰。或许,这方天地本来就是属于它们的,而我们不过是匆匆的过客罢了。
  站在水库边的青草地上,阵阵山风袭来,撩动衣袂。正前方,此刻太阳开始西下,斜射的光线如针一般,刺过树缝,砸在绿地上,斑斑点点。背着阳光的山谷,忽明忽暗,如同一块绿毯泼湿了水,浸染着黛绿色的印记。迎着阳光的山坡,青绿色的植被与金黄色的斜阳交织在一起,于无声处演绎着一曲优美的自然乐章。“夕阳红不尽,绿叶满空山。”可否是此刻的唯美写真呢?
  站在水库边的青草地上,看蓝天高穹,红日悬镜,白云悠然,偶有鸟击长空,如离弦之箭。看碧水清波,清光潋滟,倒影如鉴,时有鱼翔浅底,如墨染之迹。似我等忙碌于尘世的俗人,能寻得如此恬静幽雅之所小憩,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鹿耳山头仰望可及,然则大家已经没有继续登高的欲望了。一来山路确实难行,消耗体力过大。二来鹿耳山已经有了着手开发的规划,将来会有更多的美景被挖掘出来。于是众人一商量,那就待来日相约,再登鹿耳山。
  或许游乐的兴趣也可如此,留一份可想而不可及的遗憾,不失为一份残缺的完美吧!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