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表见证师徒情谊

2020-10-14 9:06:00  来源:黄石日报   我有话说 

  ○马建安

  从我记事起,就看见父亲戴着这块手表,后来听他老人家说,才知道它出产于苏联。这块手表的原主人,是父亲在鞍钢工作的师傅彭爷爷。当然,彭爷爷还不是第一个佩戴者,再之前的主人是一位苏联专家。这位苏联专家在回国前,将这块手表送给了曾一起愉快合作而结下深厚友谊的彭爷爷。

  相对1983年我参加工作后买的那块“宝石花”手表,父亲这块的直径虽只略小一点,厚度稍薄一些,但份量明显要轻许多。手表的表链是金属的,形如履带,非常轻巧。

  1958年秋,在部队干了8年的父亲退役回家不久,便又随招工的来到了鞍钢,分到了彭爷爷所在的仪表维修小组,成了他的徒弟。当时的父亲隔年就进入而立之年,早已到了“不待扬鞭自奋蹄”的年纪,自然没让快退休的彭爷爷操什么心。父亲不仅聪明能干,还特别好学,工作中很少让彭爷爷动手,只在关键时刻需要点拨一下就行了。而工作以外的诸如买饭洗碗和洗工作服,都被父亲抢着做了,所以,彭爷爷打心眼里喜欢这个懂事的徒弟。

  1960年底,彭爷爷被诊断为肝癌晚期住进了医院。当时,彭爷爷的两个女儿都已成家,唯一的儿子因脑瘫长期要人照顾。彭爷爷住院只有两个女儿轮流陪护,倒是父亲成了主力,只要不上班就守在医院。父亲那时还是单身,时间相对比较充裕,一来是想减轻他两个女儿的压力,二来也想多陪陪这位胜似父亲的老爷子。在外人眼里,父亲就是彭爷爷的亲儿子,而且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大孝子。

  彭爷爷是个很乐观的老人,在确诊为肝癌晚期后,平静地对达成默契想用美丽的谎言敷衍他的女儿说道:“别瞒我,这样都太累。”两个女儿当场就忍不住哭了,彭爷爷却开朗地笑着安慰道,“我都没怕,你们哭什么?”随即,彭爷爷从手腕上摘下这块手表,当着大家的面递给了父亲,郑重地说道,“这块表送给你,留个纪念。”

  父亲被彭爷爷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打了个措手不及,几经推脱不果后,将求援的目光投向了在场的的每一个有发言权的人。见无人发声,转对彭爷爷劝道:“这不合适,还是应该留给鑫源(彭爷爷儿子名)。”

  “他一个傻儿子,连老子快死了都不知道来看一下,给他有什么用?”彭爷爷显得很失望地苦笑道。

  “那,那,你先戴着,以……”

  父亲还没说完,彭爷爷竟爽朗地笑了,打趣道,“你想让我看着表,数着生命的倒计时啊。”

  “小马,你就遵照我爸的愿望,收下吧。”两个女儿这时做出了一个最孝顺的表态。当然,两人没商量过,不可能异口同声,说出这话的是大女儿,但二女儿紧跟着就做出了同声附和,父亲也就不好再拒绝了。

  在彭爷爷去世两月后,父亲调到了大冶钢厂,这块手表自戴到他手上,就从没闹过情绪。父亲也清楚它过硬的质量,除洗澡外,就算是抡大锤之类的体力活也从不摘掉,真可谓形影不离。1999年6月,因肺癌晚期已瘦得皮包骨的父亲再也戴不住手表了,才不得不同它作最后告别。父亲去世后,我没将这块他老人家最心爱的手表一起火化,确实也想留下一点念想。

  前几天,我还接触过这块手表,并轻拧了几下发条,秒钟立刻就强有力地沿着自己的轨迹无声地工作起来了。想着父亲生前一直很享受这种状态,心里竟不由地产生出几分悲哀。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