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樱花潘龙美/文

2020-3-26 22:33:00  来源:今日阳新   我有话说 

头天晚上正准备休息,方园同学打来电话,相约去七峰山徒步登山,蛰伏了50余天,一听说有伴去,很爽快地答应了,不知什么原因,一夜没睡踏实,这是今年首次户外之旅,像是排球术语的“短平快”。
       七峰山中主峰的南岩峰,海拔862.7米,悬崖峭壁,如刀劈斧削一般,云雾环绕之间,是黄石的最高峰。我的老家就在这山脚下。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这里的三教山有一座古庙,据说很灵验,是附近周边的人们求神拜佛的必到之处。当年高考时,老妈偷偷地去上香祷告,讨到一个好彩头,心里暗暗高兴了很长时间,直到成绩出来,才跟我说。从龙泉峡谷走到尽头,循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前行,路边的岩石上,有一个天然的人形石印,像是雕刻上去的,栩栩如生。听老人们讲,这是观音菩萨在这里投胎的见证。
       随着罗北口水库的兴建,父辈移民到山外定居,离这里也不远。小时候,趁着与小伙伴一起去砍柴,顺便去庙里讨讨吉利。庙里有一口山泉水,长年不断,从岩石上悬空流下,昂起头,用口去接,喝下去,那个清甜甘冽,现在的矿泉水是没法去比的。当年,谁家有个头疼脑热,都要带个水壶去,灌满“仙水”,拿回去给家人喝,以求平安。
       只要去到那里,孩提时代的事情,总是历历在目,念念不忘。
       野樱花大多生长在环山公路之上。说来也许没有人相信,近在咫尺,这人间仙境,我还是头一回见识。
       把车子开到同学新建的庙宇前停下。没有随大队人马走,陪方园沿着樱花谷一路往上,沿途只见一波波的游客,一家家的拖儿带女,随着手机相机的咔嚓咔嚓,樱花树下,各式摆pose,被定格在永恒。
       越往上走,樱花越多,景致也越来越好。
       樱花是蔷薇科植物,与常见的苹果、桃、李、樱桃、树莓等是近亲。草长莺飞,当山下的油菜花、桃花快要凋谢之时,山上的野樱花,白色的,白得如雪;粉红的,红如朝霞,漫山遍野,目不暇接。经过多年的孕育,这怒放的生命,竟毫无保留,释放得这般彻底与奢侈。
       我没去考证这里的樱花与从日本引进的有什么区别,但与武大、东湖人工栽培的相比,褪去了浓郁妖娆。近看,花瓣不大,花朵也显得娇小玲珑;远远望去,一团团,一蔟蔟,不规则地散布在山腰上,少了点人工着墨的痕迹,看上去却是一幅幅上天赐予的山水画,色彩自然,热情奔放,赏心悦目;又像极了未施粉黛的山里妹子,散发着泥土的芳香,素雅淡定,无拘无束,沁人心脾。
       纯得冰清玉洁,美得娇艳欲滴。
       去年,一场史上最长的大旱,不少植被成片的枯死了,山上的樱花树却是“野蛮”的存在着。站在树下,微风吹来,花瓣犹如冬天的雪花,翩翩起舞,落到蓬乱的发间,落在大地的怀里。
       沐浴着樱花雨,不是花痴,也会醉倒在这花花世界里。
       我想,在这无边的山野,樱花能吸引我的,就是她的这种“野”吧。年复一年,与神仙为伍,和青山做伴,你来或不来,照样盛开。
       不忍心去打扰樱花的安然绽放,又经不住这景色的极致诱惑,儿时练就的技艺,三五两下,爬到了树上,掏出手机一顿狂拍,生怕这花,这景,这时光,会随时溜走。
       方园用那像素不高的手机,用那颗激动的心,用那双颤抖的手,给我来了几张,不论是姿态,还是清晰度,只能说惨不忍睹!糟蹋了这花枝招展,五彩缤纷。
       让我感动的,还有同行的学前班的一个小朋友,与大人们一起,走完了全程。
       刚刚解封的前些日子,约老朋友去过一次,还没上山就被拦了回来。这次多了个心眼,从青山方向上山,车子开到半山腰,再开始步行。
       很久没经历这般景色,很久没释放这般激情,心旷神怡,酣畅淋漓。
       翻看了天气预报,过了今天,一场阴雨,要下到月底。雨打樱花,再去,就是绿叶了。
       “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

 

野樱花潘龙美/文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