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超投笔从戎竟是被相面的忽悠了

2020-6-11 16:45:00  来源:新浪博客   我有话说 

班超,字仲升,扶风平陵(今陕西省咸阳市)人,著名史学家班彪的小儿子。

班超为人有大志,不修细节,内心孝敬恭谨,居家常亲事勤苦之役,不耻劳辱。能言善辩,涉猎书传,能够权衡轻重,审察事理。

汉明帝永平六年(公元63年),班超的长兄班固被汉明帝征召到朝廷任校书郎,班超与母亲一起跟随到洛阳生活。因家境贫寒,班超靠替官府抄写文书来维持生计。

班超每日伏案挥毫,重复着单调而乏味的工作,某日实在是烦了,忍不住将笔一扔,大吼道:“大丈夫即使没有其他宏大的志略,也应当效法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岂能浸泡在笔墨间直至老死!”

班超投笔从戎竟是被相面的忽悠了

周围的人先是被他的吼声吓了一跳,听了他说话的内容,一起捂着肚子笑。

人家傅介子、张骞都是什么样的人?张骞两通西域,累功得封为博望侯;傅介子带随从数员出使西域,计斩不肯臣服于汉的楼兰王,得封为义阳侯。你能比得了吗?再说了,就算是你的才能堪与傅介子、张骞相比,也要有他们的际遇,得到汉昭帝、霍光和汉武帝的赏识才能展翅高飞,施展才华啊。

班超生气地说:“小子安知壮士志哉?”为了证实自己绝非等闲之辈,他去找相面的人看相。相面的人是这样忽悠他的:“看你的长相,应当封侯于万里之外!”

“封侯于万里之外”,什么意思?相面的人摇头晃脑,慢条斯理地说:“你生得燕颔虎颈,可飞而食肉,所以是万里封侯之相啊!”

可是,班超鹏飞万里的机会一直迟迟不来。直到汉明帝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他才有崭露头角的机会。且说,匈奴是秦汉以来对中原政权最具威胁的敌人。

班超投笔从戎竟是被相面的忽悠了

东汉初年,匈奴经常寇略边境,支持地方势力控制了五原、朔方、云中、定襄、雁门五郡。光武帝鉴于建国伊始,忙于整顿内政,稳定社会秩序,恢复发展生产,无力顾及。因而,在建武年间,面对匈奴连年不断的袭扰,只是采取消极防御的方针和权且忍让的策略,“增援边兵郡数千人,大筑亭候,修烽火”以备匈奴,同时,不断迁边民入常山关、居庸关以东,以避匈奴寇掠。政治上,遣使匈奴赠送金币以通旧好,缓和与匈奴的关系。

匈奴面对东汉这种对策,虽然间或互派使节往来,军事上仍然保持南侵之势,步步进逼,并乘机控制了西域北道诸国。

西域东起玉门关、阳关(今甘肃省敦煌一带),西至葱岭(今帕米尔高原),中以天山分为南北二道,面积包括了今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甚至更大的广袤地区。汉武帝时,朝廷派张骞通西域,并在汉宣帝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前后,设立了管理西域地区的军政合一的西域都护府,开始了对西域地区三十六国的管辖。汉王朝先进的科学、文化技术也由此自西域各国向西方更远的地区传播,开创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丝绸之路,使得汉民族扬名世界,中国的科学技术不断地领先世界而又被世界所尊崇。

汉光武帝建武十四年(公元38年),西域莎车王贤和鄯善王安遣使入朝,请求东汉帝国派置西域都护,以保护自己。

光武帝却以“天下初定,未遑外事”为由,予以拒绝。

汉光武帝建武二十一年(公元45年),车师前国、鄯善、焉耆等十八国派遣王子入汉都洛阳为人质,再次请求派遣都护,光武帝仍以“中国初定,北边未服,皆还其侍子,厚赏赐之”,没有同意。

从此,莎车王贤便依附了匈奴,准备兼并西域。

鄯善等十八国大为忧恐,苦苦哀求汉朝将其侍子留下,并尽快派出都护,以制莎车。

光武帝很无奈地传谕:“今使者大兵未能得出。如诸国力不从心,东西南北自在也。”从此,“闭玉门以谢西域之质”。

车师、鄯善、龟兹等国也就先后投靠了匈奴。

汉光武帝建武二十二年(公元46年),匈奴遭受到严重灾荒,内部矛盾重,对东汉帝国来说,这正是剿灭匈奴的大好良机,可是光武帝自觉无力发兵,最终还是放弃了。

汉光武帝建武二十四年(公元48年),匈奴分裂为南北二部,南匈奴八部大人共议立比为呼韩邪单于,“款五原塞,愿永为藩蔽”,请求内附东汉帝国,以“磗御北虏”,与北匈奴对抗。

很多东汉大臣都以为天下初定,国内空虚,南匈奴虚情假意,不可答应。光武帝却同意了。

他按西汉时对待呼韩邪附汉时之旧例,诏令其迁居云中郡,后又令徙居西河美稷,并通过各种笼络措施,让其“东捍鲜卑,北拒匈奴”,以夷制夷。

这种做法虽然在短时间内收到了一定成效,但东汉政府每年用于安抚南匈奴的费用极高,极大地加重了国内人民的负担,而且北匈奴南下的攻势却日盛一日。

汉明帝永平五年(公元62年)至汉明帝永平十三年(公元70年)间,北匈奴犹盛,数寇边,朝廷以为忧,“复数寇钞边郡,焚烧城邑,杀戮甚众,河西城门昼闭”。

由此可见,在北匈奴问题上继续实行防御政策对边郡安定是于事无补的,只有“以战去战”,以战争来结束战争,一次性地将北匈奴打趴打服,才可能得到边境的和平。

班超投笔从戎竟是被相面的忽悠了

汉明帝永平十五年(公元72年),北匈奴仍旧不知死活地频袭边塞。

而经过光武帝和汉明帝父子两代人的努力,东汉帝国国内政治局面统一,社会秩序稳定,社会经济恢复并持续发展,百姓殷富,府库充实,国力强盛,已具雄厚的作战潜力。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虽然出自西汉人之口,可在东汉仍旧适用!

该是出手还击的时候了。

汉明帝永平十五年(公元72年)二月,东汉帝国兵分四路,分头对北匈奴展开打击。

其中,奉车都尉窦固领酒泉、敦煌、张掖三郡甲兵及卢水的羌、胡两部一万两千骑,自酒泉(郡治禄福,今甘肃省酒泉市)郡直袭白山。

班超,就跟随在窦固的军中,任假司马(即代理司马),奉命进攻伊吾,在蒲类海与匈奴作战。

该战班超斩俘众多,锋芒毕现,得到了窦固的青睐。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