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

2020-6-30 17:20:00  来源:东楚晚报   我有话说 

  ■许涛

  父亲驾鹤西归一年又12天后,母亲带着满心的不舍随他而去,留给我们晚辈无尽的悲痛。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五官端正,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儒雅之气。父亲是位爱岗敬业的人民教师,写得一手好字,乡邻婚丧嫁娶、春节写对联,几乎都是父亲包揽,邻居提起父亲,都会说他是个好人。而母亲性子急躁,心直口快,一生勤劳善良。认识的人都说母亲凡事都替别人着想,对自己精打细算。在生活中,始终保持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习惯,从不浪费。

  年幼时,父亲工作在外,很少回家。家里的一切都由母亲一肩挑。当时的农村实行集体生产制,母亲像男人一样去街上挑肥料挣工分,和男劳力一样做又重又累的活,只图多挣点工分,在秋收时多分点口粮。好不容易等来秋季分粮时,我家工分没挣够,分的粮食也不够吃,母亲对此从不抱怨。那时,家里每年都会喂养一头大肥猪,我们总盼望着过年时能够杀了猪吃上猪肉,可每到年底时,因为家里工分没有挣够,母亲主动将肥猪奉献给生产队,俗称打“超支”。

  自农村开始实行包产到户后,母亲学会了犁田打耙,学会了播种撒籽,家中十几亩田地在母亲精心打理下,粮食慢慢有了节余,全家人再也不为没口粮而忧愁了。

  后来,父亲为了照顾家庭,放弃升职的机会,从镇上的高中调到了乡中学。初中三年,我在父亲执教的中学读书,那时的父亲亦师亦父。当时的我正在长身体,每餐从食堂打的饭菜不够吃,每次父亲都会从自己碗里分点饭给我,我都会欣然接受,根本没想到父亲有没有吃饱。有时,母亲也会在家里做点荤菜,让父亲带给我改善伙食,现在想起来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记得有次考试,不知为何我这里多发了张试卷,别的同学少张试卷,正当担任监考老师的父亲到处寻找试卷时,我突然喊了句:“我大,我这里多张试卷。”话一出口,引起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弄得我的脸瞬间变红了。

  初中期间,我反而比别的同学受到更加严厉的“待遇”。一次课堂上我和同桌讲话,被父亲发现,我被罚站一节课,而另一同学却无事。对此,我对父亲“耿耿于怀”了好久。现在回想起来,那是父亲对我的严教呀!

  1995年12月,在父母的支持下,我报名参军。在军营,平时与父母联系靠书信。母亲没什么文化,只读到小学一年级就辍学了,但每次收到盖有红色三角章的信封,她高兴得合不拢嘴。欢笑过后,总是由父亲代劳一字一句念给她听,从父亲的口中得知我在部队的成长情况和对二老的牵挂。后来我探亲时给家里安装了电话,给父母打电话就逐渐替代了写家信。每次打电话,总想和父母多说些话,可二老总是让我长话短说,告诫我要学会节俭,要管住自己、低调做人、勤奋工作。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就在我们逐渐长大,父母却渐渐变老。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本该享受幸福晚年生活,尽享天伦之乐,却先后悄然离开了我们。

  我现在经常会梦见父母的身影,醒来时早已泪湿枕巾。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