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打赏当“应退尽退”

2020-7-31 10:03:00  来源:   我有话说 

  □宋鹏伟

  卖菜大叔老刘16岁的儿子刘浩(化名)闯下了大祸,他将老刘银行卡里近160万元全部打赏给一名直播平台的主播。这些钱,原本是老刘为盘下一家菜店而向亲友东拼西凑来的。不久前,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未成年人通过网络直播平台进行高额打赏引发的合同纠纷案件。经过多番沟通协调,当事双方达成庭外和解,直播公司返还了近160万元。

  打赏本无原罪,是用户对主播的肯定,只要出于自愿,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不过,未成年人例外,他们没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智力、自控力差,打赏是无效的消费行为。

  这一点,今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明确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其监护人同意,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等方式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可见,正是有了这条规定,直播公司才全额退赔。而此前,全额返还未成年人打赏的难度极大,有些直播公司甚至要求对方提供未成年人转账的视频,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作为监护人,父母当然有责任管教孩子。长达3个月里,160万元从卡里不断流出,竟然毫无察觉,心也是够大。对子女日常教育的缺失表现在:一是没有培养孩子树立正确的金钱观和消费观,孩子可能对160万元这样的数额毫无概念,没觉得大不了;二是日常陪伴不到位,长期缺乏管理和引导,使孩子沉迷于游戏和直播。当然,移动支付的便捷,简单操作即能败家,也是熊孩子坑爹案多发的原因。

  直播公司不可能对未成年人打赏现象一无所知,更不会没有技术手段予以规避,之所以百般推脱和抵赖,是让利益蒙了心,咽下去的肉舍不得再吐出来。媒体调查显示,很多网络直播平台都上线了“青少年模式”,但只要输入密码,该模式即可轻松解除。可见,如此脆弱的防范机制,就是样子货,只是为了给监管部门看或事后逃避责任。

  2019年我国未成年网民规模已达1.75亿,且收看网络直播的比例持续提升,对未成年人打赏现象的治理不容回避。为了避免“青少年保护模式”流于形式,监管部门当对直播公司和游戏公司提出更高要求,譬如强制要求执行“注册实名认证+支付前人脸识别”的双认证系统,只有注册用户信息和人脸识别相匹配时,方可成功打赏。此外,还可以立法要求出现类似纠纷时,要求直播公司承担举证责任——不能证明成年人打赏就退款。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