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识五脑山

2020-9-15 8:45:00  来源:黄石日报   我有话说 

  ○ 周胜辉

  五脑山不高,不大,像一群兄弟,在举水旁边比手比脚地立着。山是青的,有松、有竹,还有很多不知名的灌木、杂草,它们一团和气地聚在一起,不攀比,不僭越,各守各的规矩、次序。天蓝得很纯粹,水洗过似的,干净、通透、达观,默守那一方净土。日头也悬得很端正,不偏、不倚、不温、不火,明亮得恰到好处。花当然是少不了的,依季节次第地开,次第地灭,不早不晚,在每一个节点各留一段韵致。

  五脑山的南麓,有大团大团的浓荫,是由数株硕大的树撑起来的。树很沧桑,一副忠厚老者的模样,看上去宠辱不惊,在微风中低着头,袖着手,似乎在凝神思索,又似乎在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它们在岁月里站了多久。可以肯定的是,它们早已参透了人生,持有一颗童心,才会如此练达、从容、苍翠。在两侧浓荫的夹裹下,便有一群灰砖灰瓦的建筑,顺着山势向高、向上,不张扬,不显摆,朴实得有些低调、含蓄。这建筑,就是五脑山庙了。

  登五脑山庙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得攀数百级台阶,从静心门到一天门直到大殿,密密的台阶层层叠叠,既陡又窄,考验着我的耐心和气力。攀登其实是一种悟,也是一种修行,得把心捂紧了,把尘念和虚妄捂得严实,顺着这些层次攀上去,一级,两级,无数级,才会觉得这些台阶既不是负累,也不是羁绊,而是一种历练,一种过渡,一种必然,精气神就起来了。等细密的汗从毛孔里生发出来,再把胸脯袒开,把山的气息揽入胸中,仔细品味,咀嚼,吐纳,就会觉得满身通透,心就飞升起来了,彼岸就在眼前。

  五脑山庙并不是庙,而是一座道观,始建于宋朝,原本与释道无关,而是为了一个人,他来自天府之国。传说,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麻城燃起了大火,屋舍坍塌,生灵涂炭。这个叫张九相公的人御风而来,着一袭青衫,脸上挂着悲悯,伸出瘦骨嶙峋的手一指,大火就灭了。其后,张九则幻作一道金光,堕于五脑山。百姓为纪念他,就在这里建了这座庙,供奉和景仰他。张九用他的行动,完成了一个凡人到神仙的嬗变。由此可见,神和人原本没有区别,一个有济世情怀的人,哪怕再渺小,再卑微,也是百姓心里的神,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出五脑山庙,信步来到后面的山上,发现这里的山也是有灵性的,或倚、或侧、或高、或低,无不与人生的曲线暗合。登高,把原野、河流、万物收入眼底,揽在怀中,便会有一览众山小的豪气。处低,或掐一朵菊花自喻,或掬一捧溪流祛秽,又别是一番滋味。最妙的还是那些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起伏跌宕,它们用一帧帧形态各异的剪影,不停地在身边变幻、转换,就如同寻常日子中的此一天与彼一天,既有同,也有异,日子一天天往前走,我们总是从已知走向未知,从失望走向希望,从一个境界走向另外一个境界。

  五脑山的东侧,沟壑褶皱出无限的清幽,一条回肠百结的路,把人带到一个洞府面前。洞不高、不阔、不深,四围杂草葳蕤,粗糙的洞壁上,染有深深浅浅的苔痕,许是岁月留下来的印记。粗细不匀的树肩并着肩,手拉着手,撑开大团大团的阴凉。几束阳光从树叶严密的防守中突围过来,打在地上,凿出一些单薄的斑点。此刻,洞内正飘出几缕轻烟,顺着洞壁弯曲、旋转,经久不散。一尊白色的塑像静静地立在洞中,看上去面容姣好,身材窈窕,是一个妙龄女子,这便是麻城传说里的麻姑了。

  关于麻姑,本来就有许多故事,相传是道教里的神仙,曾见过三次沧海变桑田的过程,被人尊为长寿的象征。而眼前这个麻姑,却又是一个凡人。据麻城志载,麻姑是后赵大将麻秋的女儿,麻秋在修筑麻城的时候,暴戾、残酷,逼迫老百姓子夜不辍,直到鸡鸣三遍以后,才肯让他们歇息。麻姑有一副菩萨心肠,为了解除百姓痛苦,她就“伪作鸡声”,时间一久,终于被麻秋发觉了,就把麻姑捆起来,鞭笞、羞辱,麻姑只好遁入五脑山,到这个山洞里躲起来,直至青丝熬成了白发。后来,麻城的老百姓为了纪念她,把这个山洞叫做麻姑仙洞,在这里供奉、祭祀、膜拜,一直到现在。

  站在这里,不禁会让人无端地把两个麻姑进行比较,从她们的际遇来看,此麻姑和彼麻姑有天壤之别,人们敬前者,是因为她本来就是仙,又是女寿星,拜一拜她,添福添寿,那既是敬,也是畏。人们礼后者,则因为她虽然出身富贵,却把一颗心放在百姓身上,把富贵舍去,跟穷人处到一起,这既是亲,更是近。古人说,仁者寿,生命总归有终结的时候,一些卑鄙龌龊的人虽然活着,在许多人眼里却早就死了,而那些以苍生为念的人,才是仁者,才会一直活在人的心里,到地老,到天荒。

  在五脑山上盘桓、徜徉、冥想,日头正从西边慢慢沉下去,余晖雍容大度,在天地间巡视、抚摸、布施。暮霭里,无数枝桠摊开手掌,指向穹顶,数点星星在天上跳跃和欢呼。归林的鸟也嬉笑着,舞蹈着,回到自己的家园。一条修筑不久的盘山路,逶迤在错综复杂的层峦之间,许多远足的人还在牵着夕阳的尾巴,在路上往复、交错,周而复始,似乎要把暮色甩在身后,追赶即将逝去的白昼,又或是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光明或黑暗,只管走自己的路,让生命在奔走里循环、更替,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未有穷尽。

  五脑山的夜就这样降临了,虽迥异于白昼,却也同样充满了生机。我想,夜既是日的归宿,也是日的摇篮,等到明天,太阳依然会从东山升起来,依然会赐给我们光明、温暖、食物,依然会普照大地、江河、海洋,生命就是这样轮回、转接的,无休无止,直到永恒。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