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如诗

2021-1-12 10:36:00  来源:东楚晚报   我有话说 

  ■殳语

  日色车马慢,停留在逝去的光阴里。

  每当我向旧城的中心移动时,大街小巷的烟尘,布满熟悉的旧时慢的印记,我知道,那些印记只属于陪伴过它的人。

  这个冬天很冷,我在办公楼电梯上听到有人说“冻哭了”,我不由得笑出声来。的确,推开门窗,风像在雪水中沐浴过,满世界乱窜,吹在人身上,冷得刺骨。楼下的小花园里,一树腊梅却是欢喜得很,冬阳懒懒地照着,每一朵花在寒风中拉抻开来,黄金般黄,偷溜出来的暗香,在空气中浮动,撒欢。我突然想去市内淘件厚毛衣,想必,在那些热闹的小巷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吧。

  对同一个地方的不同称呼,往往伴随距离的远近或者发展变迁而变化。我从当年的市中心渐渐搬离,直至跨过美丽的磁湖到达团城山。城市在飞速发展,不知不觉,曾经的称呼也改变了,通常去旧城区称“去市内”。而2000年前,我们这些住在旧城一带的人则称去钟楼,那里可是黄石最繁华的地方。

  当我扛着行李来到这个城市时,钟楼的钟已经嘀哒嘀哒走了6个年头。第一天晚上,我就迫不及待地奔向那里,兴奋地在钟楼一带转悠了好久,好想告诉擦肩而过的人们:我已是城里人啦!“当当当”,悦耳的钟声不急不缓地,一下又一下敲在一个异乡人的心坎上,暖暖的,算是对一个女孩欣喜无比的心情的回应吧!从此,每个周末,我喜欢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徜徉在钟楼商场,使劲捂着口袋,什么也不买,看人,听钟声,闻足音跫然,乐此不疲。

  时序匆匆,蓦然回首,已近三十五载。我约了同事孙姐去市内,有意无意地冒出一句:我们去钟楼看看吧!她一愣:可以呀。一路说笑着,聊起在中心集贸市场扯布做裙子,在中心百货大楼买毛线学织毛衣,在铁流照相馆拍艺术照……曾经的我们穿着红黑格子长裙,喜欢骑着自行车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穿梭,慢悠悠度过青春时光,体验世间的温煦美好。那条手工缝制的格子裙,飘逸柔美,是街头巷尾的亮丽风景,摇曳出青春的快乐!站在钟楼对面,眼前的高楼大厦林立,我们使劲辨认着:这是广场路,这是邮电局,这是钟楼商场……大部分的商铺还在那里,只是有的名称变了,昔日中心城区的最高标志建筑——钟楼,成为了这个城市发展的历史见证。

  钟楼下面的邮电局曾是个温暖的地方,它是没有快递年代承担全城所有人对外交流的唯一中转站,取寄包裹、汇款、拍电报、打长途电话,寄挂号信……我特别喜欢去寄单位的信件,步行去钟楼邮电局需20来分钟,单位先后搬迁,开始是从天津路出发,后来从八卦嘴出发,不急。走着走着,感觉不到那么远,也懒得骑自行车。大街上人不多,车辆少,可轻松自在地横着走,听着“嘀哒嘀哒”的钟声越来越清晰,邮电局就到了。邮电局大厅很大,长长的柜台,服务人员各自忙着收件分件,从大街的绿色邮筒取回的邮件,装满了亲情友情爱情,抒写着鸿雁传书的浪漫,成为那个时候所有人绿色的回忆。

  关于钟楼的印记,我们一一确认过后,才慢慢钻进旁边的小巷,中心集市还在,人多得不得了。二楼卖布的摊子上各种布匹五颜六色,我有好多年不去那里扯布了,经济条件越来越好,不用老捂着钱袋,衣服去商场买成衣,拍照也不用进照相馆,用华为手机拍了就发朋友圈,也不用写信寄信,电脑上邮箱一秒就发送出去……但是,逛小巷则是我戒不掉的嗜好,一家挨着一家的小店,各有特色,鞋店、服装店、毛衣店、挑边摊……看似杂乱,排列跳跃,逛起来却新鲜,不知不觉中就寻到了意想不到的宝贝。挑边店的老板笑着老远跟我打招呼,认识她不知多久了,四五平米的店面开在住宅楼下的楼梯旁,因为手艺好,逼仄的空间却挡不住来来往往的新老顾客。每当我大老远来市内找她,都被热情地接待,多少年了,我们一直维系着这种“联系”,看着她通过勤劳的双手养活一家人,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打心眼为她高兴。

  一路逛下去,跟熟悉和不熟悉的店主讨价还价,一下子好像回到了从前。行走在时光渐慢的小巷,仿佛时间慢慢倒流。“当当当”,疏钟清磬,悠远如诗,在暮色四合的小巷流淌,钟楼那些过往的繁华与惆怅,静静地搁置在幽深的小径上,让人留连眷怀……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黄石市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黄石市委宣传部 黄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社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